韦恩家(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维维安顾不上关窗就冲出了房间。

没有伞,没有雨衣,他顶着暴雨冲出去,直奔花园。

维维安没有别的想法,只有一股冲动从胸口迸发。

他想抓住这只令人讨厌的“白猫”

雨下的太了,他一冲进雨幕里,就仿佛被人兜头稳稳淋了一大桶水一般。

可维维安恍若无知,一个劲儿地往雨里冲,循着那只“白猫”的方向找去。

夏日的花开得繁茂多姿,缤纷艳丽,枝叶更是郁郁葱葱。

天晴时是一副好景象,遥遥望着,赏心悦目。

一棵高大的冷杉苍翠欲滴,遮光蔽日,投下一片清凉的阴影。

可现在是暴雨狂风。

整个花园狼藉凄凉,脆弱的花枝在风雨侵袭下时而左倾时而右摆,仿佛枝干间仅剩一层薄薄的表皮相连,下一瞬就会因风雨折断。

即便是高大挺拔的冷杉,顶部纤细的枝干也仿若将要倾倒,簌簌落下青绿色未长成的果实。

吊在树下的橡木秋千在狂风里缭乱的晃动。

“白猫”就在秋千下。

粉红色的瞳孔在黑压压的天色中似乎透着一丝隐约诡异的光芒。

“维维安。”

它没有张口,却有声音传到维维安的耳朵里。

维维安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他明知道这只“猫”来历不明,又诡异地不像正常小动物,却克制不住自己的脚步。

他朝“白猫”走近。

风雨更大了。

像是在阻拦他的脚步。

暴雨彻底浸透了他,维维安此刻像是融在雨水中的人。

他湿漉漉的,手脚冰凉,抬起脚时都能感受到沉重的雨水。

可他本已平静的心绪因为这只“白猫”的出现,再次沸腾起来。

心脏跳动的速度超乎他想象的快,像蕴着一团烈火,像一颗倒计时将要爆炸的炸弹。

维维安说不出为什么,他愤怒地想要冲上去,用手、用刀、用枪用什么都好,他想杀死这只“白猫”。

“白猫”是该死的恶魔,“白猫”是绝望的源头,“白猫”是花言巧语的孵化者。

维维安攥紧了手心,平滑的指甲都陷进肉里,留下深深的红痕。

“白猫”摇摆着尾巴,风雨似乎对它并无任何干扰。

它微笑着。

维维安面无表情。

“少爷”

阿福的声音穿透喧闹的雨声抵达维维安的耳朵里。

他如梦初醒般,猛地回过神来。

眼前一晃,花园里没有什么“白猫”,他自己反倒是干了件大蠢事冲进暴雨里,还被阿福给发现了。

阿福撑着伞,步履匆匆,顶着狂风暴雨往自家不省心的少爷身边赶。

维维安这时才像个淋雨的人一般,伸手顶在头上,妄想去遮雨。

“阿福”手刚抬起来,他张嘴想回应阿福,一嘴的风雨就呛进了嘴里,他只好又闭上嘴。

意识到遮雨的动作很蠢,也放下手,急忙跑向阿福。

宽大的黑色伞盖将两人笼罩在庇护下,阿福还尽可能地将伞盖往维维安的方向倾斜。

然而风吹雨胡乱飘动,两人的下半身还是不可避免地暴露在雨水中。

他们还在雨里,阿福来不及多问,扯着维维安的胳膊尽快回到屋里去。

老管家的手掌格外有力,维维安几乎挣脱不开,小跑着跟着他的步伐。

离门口还有两三米远的距离,听见声响出来查看的布鲁斯脸色青黑地大步跨出门,扯着维维安的另一只胳膊冲进屋里。

现在好了,三个人都被雨淋湿了。

布鲁斯难得面色如此严肃地看着维维安,习惯用柔情来伪装的眼睛此刻泄露出了半分蝙蝠侠的凛冽冰霜。

“维维安,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蠢事吗”布鲁斯确信自己已经在尽力克制自己的怒火了,可他说出口的话还是带着一股不可遏制的愤怒。

维维安全身都湿透了,身体还因为发冷轻微颤抖着。

他微微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眼角的余光看见大门外,院子里,已经消失的“白猫”又出现了,依旧微笑着看着他,粉红色眼珠像晕透了血水的玻璃珠。

可布鲁斯和阿福却恍若不知,仿佛根本看不见这只诡异的“白猫”一般。

有两声微不可查的叹息声,阿福拍拍维维安清瘦的肩膀,低声说“少爷,想说什么一会儿再说,现在去洗个热水澡,浑身衣服,记得吹干头发。”

维维安情绪低落地回了房间,留下一地的水痕。

布鲁斯眉头紧皱得夹出褶皱,目光顺着维维安离去的背影,到他合上卧室的房门。

阿福劝走一个突然叛逆的孩子,又要来劝另一个固执的孩子。

他觉得自己的白头发一定都是操心生出来的。

“老爷,你也去换身衣服吧。”阿福的声音带着包容,目光柔和,“有什么事,之后再说。”

布鲁斯万般忧虑又无奈“阿福,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惹他生气了,可我不懂”

阿福宽慰他“或许是一次叛逆期的爆发,你知道的,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有很多想法,比起迪克少爷当初和吵你的天翻地覆,维维安少爷温和多了。”

布鲁斯眉头紧得几乎能夹死虫子了,他反驳“伤害自己的身体也算是温和”

阿福也不说话了,显然也对维维安的举动不赞成。

卧室里,维维安赤着脚去关上了窗户,呼啦吹进室内的风雨戛然而止。

但房间里墙壁、地毯,甚至包括稍远些的书架、沙发、床都已经湿了。

维维安在心里跟阿福说了声抱歉,脱下湿透的衣服,进了浴室。

赤裸的肌肤全然暴露在淋浴热水下,浸在身体里的凉意渐渐被蒸腾的热气驱散。

维维安任由水流从头顶冲下,冷得有些青白的脸颊有了红润的气色,眼睫在水流拨动下颤颤巍巍,湿漉漉的脸没什么表情,空茫茫的。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思考全都停滞了。

片刻,维维安才回过神来,情绪却依旧低落。

他关掉淋浴,擦干身体,裹上睡袍,踢踏着拖鞋慢吞吞地走出去。

房门正好被敲响,是布鲁斯卡着点来了。

维维安开了门,门外,布鲁斯端着一杯泡好的预防感冒的药剂,黑咕隆咚的水色,还散发着浓浓的难以形容的药味。

布鲁斯“把药喝了。”

维维安没多说,只有表情体现出了一丝不情愿,却还是乖乖地忍着不适喝了药。

布鲁斯又说“vivi,我们应该谈谈。”

维维安点头,让开半步。

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听话的,让布鲁斯省心的孩子。

布鲁斯进去后的第一件事,是从浴室拿了吹风机。

维维安刚洗完澡,一头金发还在不停地往他脖子里滴水。

他坐在软椅上等待布鲁斯的诘问。

可布鲁斯却拿了吹风机,插上电,一言不发地给他吹起头发来。

不大熟练的样子让维维安想起了小时候,七岁前,布鲁斯偶尔会在阿福很忙的时候接过帮他吹头发的任务。

维维安那时总嫌弃布鲁斯的手艺太差,风总往他的眼睛里吹。

这会儿布鲁斯又捡起多年没用过的手艺,生疏地帮儿子吹起头发。

他还是照样会一不小心把风吹进维维安的眼睛里。

维维安气闷地抢过吹风机,抱怨道“dad,还是我自己来吧,你怎么老是往我眼睛里吹。”

布鲁斯“抱歉。”

维维安握着吹风在头顶晃,撇开眼,“算啦,我都长大了,可以自己吹头发。”

布鲁斯接话“我是说,以前应该多练习的。”

维维安眼睛微微睁大“daddy,你可以拿自己的头发练手,不可以拿我来练手,你每次都吹进我眼睛里,小时候我最怕阿福说自己有事了。”

布鲁斯低低地笑了声,房间里的气氛似乎好上许多,他也拉了张软椅坐下,看着维维安手法粗糙地折腾自己那头浓密的金毛。

“阿福听见一定会很高兴。”

维维安不搭话,专注吹干自己的金毛。

他这头金毛放在韦恩家可显眼极了,一大家子中,除开阿福的白发,就他的金毛最亮眼,比达米安的绿眼睛还要格格不入。

维维安有时候会想要不要染个发,不过大多数时候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吹到半干时,维维安想放下吹风机了,被布鲁斯一个眼神止住,他只好把头发全吹干。

经过这么一段过渡,维维安和布鲁斯之间那点儿父子间的矛盾感削弱了不少。

再面对面接受谈心时,维维安表现得至少不那么抗拒。

布鲁斯“好了,我们现在来说说吧,你为什么要在暴雨天出去淋雨”

“作为父亲,在你长大后,我尽可能少得干涉你的行为,但我希望你能重视自己的身体健康。”

维维安半垂着头,声音闷闷地,说着他刚刚吹头时想到的借口“dad,对不起,我只是想体验一下”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