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比(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维维安和丘比的相遇很寻常。

即将进入大学的那个暑假,炎热的夏季总是多暴雨,维维安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和几个兄弟面面相觑。

于是每当暴雨停歇,他都迫不及待地找借口外出。

维维安和丘比就这样相遇在某个暴雨结束后的午后,刚刚走到庄园门口的他被伤痕累累的丘比召唤了。

弱小可怜的“猫咪”蜷缩着血迹斑斑的身体,如果它不出声吸引维维安来,他甚至根本看见缩在角落阴影里的它。

心软的维维安把这只能够说话,并且自称为丘比的神秘生物带回了家,为此还放弃了当天下午的外出。

丘比在恢复身体后的第一时间就甩着尾巴,露出微笑的猫唇,用真诚的粉红色瞳孔注视着维维安,它似乎很期待“希望你能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年。”

维维安“”

他当场就拒绝了。

丘比对他说,奇迹和魔法都是存在的。

维维安深信不疑,毕竟一只“猫”能够通过心灵感应传话已经算是魔法了。

丘比还告诉他,无论他许下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

维维安想也不想地回了一句他没有愿望。

他不缺财富,身为韦恩之子,他注定拥有别人一生都难以得到的财富。

他也不缺关注,从小就因为财富和容貌备受追捧,因而向来是同龄人的中心。

至于健康的身体老实说,比起奇迹与魔法,他还是更相信现代医学。

维维安认为没有什么愿望值得他付出灵魂,他自觉拥有的东西很多,无需再去祈祷。

虽然被拒绝了,丘比却并没有离开,它体谅了维维安的想法,选择留在了维维安的身边,以待维维安产生愿望的某一天。

丘比无害的外表和通人情的口吻,让维维安并未觉得它是什么邪恶的、蛊惑人心的恶魔,大概因为他从不信教。

维维安同意了丘比留在他身边,不只是对丘比这只神秘生物的好奇,还因为这是一个秘密只有他能看见的秘密。

这像是一种隐秘的报复,连维维安自己都没有察觉出的报复。

他也有了避开所有家人的小秘密。

当然,维维安也肯定,他不会有向丘比许愿的那一天,说这话时,他信誓旦旦。

此后丘比也不再提起奇迹与魔法,它像一只普通的宠物猫一样陪伴在维维安的身边。

维维安也问过它为什么不去找其他需要奇迹的人,丘比却说自己只召唤了他一人,因为他是特殊的。

“特殊”的维维安很容易感动,他感动于丘比的陪伴,也感动于丘比给他带来的奇迹。

当意外来临,他才明白丘比曾说过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一生都不会产生期待奇迹降临的念头。

也许只是时间未到。

丘比弯了弯眼睛,期待地问“维维安,你想好许什么愿望了吗”

维维安刚刚下定了决心,现在却又顿时茫然起来。

他还不知道自己应该许什么愿。

他想让父亲布鲁斯活过来。

又想,如果奇迹降临,他想做的远不止让布鲁斯复活。

维维安面带纠结“丘比,让我想一想我、我得好好想想。”

他像一个走投无路的亡命徒,唯一的谨慎竟然是思考如何让自己的灵魂换取更值得的东西。

维维安现在开始后悔自己曾经对蝙蝠侠的漠视了,他理所应当地接受着英雄的保护,却从没思考过英雄如何诞生。

再次返回蝙蝠洞,这里仅剩阿福一人。

阿卡姆的罪犯再次掀起暴动,这些罪犯好像都已经意识到那个能打击他们的存在消失了,这种消失或许是彻底的。

震惊、兴奋、狂欢

一个没有了蝙蝠侠的哥谭将要回归应有的混乱与黑暗。

维维安的脚步声很轻,但阿福还是第一时间发现了他。

一边操控着蝙蝠电脑,一边问“少爷,需要用餐吗”

维维安摇头“不用,阿福,你现在的工作最重要。”

屏幕上显示着哥谭的全景卫星地图,布满猩红色光点的中间夹杂着两个绿色的光点。

阿福向通讯频道里迪克和达米安传递消息,他的工作就是负责后勤。

维维安听见两道经过变音器改变的沙哑嗓音称呼阿福为便士一,他想了想,问“阿福,你也有自己的代号吗”

阿福按下通讯,回头看着他,“是的。”

维维安半垂着眼,“你们都是英雄,包括去世的陶德他曾经也是罗宾”

角落橱窗里的一大一小的两套制服让维维安想起了早已死去的杰森陶德。

阿福回答“是的,少爷。”

他已经不想再对维维安有任何隐瞒了。

维维安的声音轻轻地“所以他不是因为意外去世的,他是因为超级英雄的身份死去的,就像dad一样”

他想到布鲁斯在杰森死后,曾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悲伤,某种猜测涌上他的心头,“他是被谁杀死的吗”

“是的,少爷。”阿福的脸上不可自抑地溢出一丝悲痛,杰森的死不止是布鲁斯一人的痛苦,“小丑小丑虐杀了他。”

这个哥谭人人皆知的疯子利用杰森的生母诱骗了他,在异国他乡的某个肮脏仓库里,小丑用一根撬棍敲碎了杰森所有的骨头,让他在绝望中无助地等待迟来的蝙蝠侠,最终只能死于爆炸的烈火中。

这才是杰森死亡的真相。

维维安沉默片刻,他哑着嗓子艰难地问“那dad,他是被谁杀死的”

阿福闭上眼,再难掩悲伤的泪水,他哽咽着,“达克赛德。老爷他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他带来了胜利和希望。”

维维安甚至没有办法通过他善于描绘幻想的大脑去想象这个场面。

从未接触过这一切的他,和每一个普通民众没有任何区别,他压根不知道阿福口中的达克赛德是谁。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