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刀(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心理诊所的会客间。

布鲁斯靠坐在沙发上,指尖轻轻翻动着诊断结果,纸页摩擦间发出“沙沙”声响。

薄薄的几页纸很快浏览到最后一行结果,布鲁斯捏着报告的手微微收紧了一瞬,再抬眼时,英俊的眉眼舒展开,含着淡淡的笑意。

他礼貌道“哈莉医生,感谢你的帮助。”

哈莉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客气地回复“职责所在。”

这份委托就算是完满结束了,但起身时,哈莉神色微微一顿,脑海中浮现维维安乖巧的模样。

布鲁斯捕捉到这抹犹豫,主动开口“哈莉医生,还有什么事吗”

“韦恩先生,您如何看待自己与维维安的父子关系呢”出于责任感,哈莉还是贸然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豪门家的亲子、兄弟关系向来是见不得光的地雷,像韦恩家这样的亲子兄弟关系在哥谭来说,可以名列前茅了。

不管外界的媒体小报如何恶意揣测,仅以哈莉的观察来看,这算得上一个和谐的家庭,家庭成员间彼此都有爱意与关心。

大概正是因为如此,哈莉才不希望他们会产生不必要的隔阂。

布鲁斯微微挺直腰背,以表示对这个问题的认真态度,收敛的眉眼间缓缓浮出几分谨慎,“好,但也不算好我还没学会如何用合理的办法去了解,一个青春期孩子每天会想些什么。”

“有时我会为此感到苦恼,但我知道,这不是维维安的问题,是我这个父亲的失误。”布鲁斯一边说着,一边显露出几分忧虑。

哈莉眼中带着理解的笑,她缓缓说“韦恩先生,有时候您不应该想的太多。任何技巧都比不过真诚。”

“或许您需要和维维安面对面地坦诚交流一次。”

布鲁斯“我有过,但”

哈莉反问“您足够坦诚吗”

布鲁斯“”

他比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否足够坦诚。

哈莉知道自己的言行多少有些冒犯了,主动道歉,“韦恩先生,不好意思,我有些越界了。”

布鲁斯轻声叹气,摇头“不,哈莉医生,你说得对。”

或许他应该做出一些改变。

轰隆一声雷响划破天际,室内的两人都微微一震,天色很快暗沉下来,窗外瞬间黑咕隆咚地像晕着一团墨汁。

布鲁斯温声道别“哈莉医生,再次感谢你的帮助。”

顺带指了指桌面,“照片不错,也感谢你对他们的帮助。”

厚重的铅云逐渐落下雨滴,阿福已经撑着伞在诊所门口等待了。

布鲁斯挥挥手,离开了。

哈莉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越发感觉这位传闻中的花花阔佬绝非他人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她思索了半天,得出了捉摸不透这个结论。

桌上摆着一个五寸大的相框,里面是一张老旧的照片,边缘略微有些泛黄,但保存的很好。

那是哈莉和几位穿着灰白条纹服的病人的合照,背景的大厅有着一个显眼的标志阿卡姆。

照片的时间要追溯到七年前了。

哈莉曾经短暂担任过阿卡姆精神病院的心理医生,但她最初并不是抱着为里面的普通病人心理援助的目的。

她曾疯狂且执着地探求小丑的精神世界,甚至一度到了沉迷着魔的状态。

她偶尔会对自己说,这不应该,可每当见到小丑时却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

好在小丑很快失踪了。

哈莉在一段时间的失落沉溺后,逐渐自我调节,恢复了正常的心理状态。

她开始承担起一个真正的心理医生的职责,阿卡姆内不仅仅有以小丑为代表的哥谭恶魔,还收容着不少真正的需要援助救治的病人。

哈莉庆幸自己醒悟的不算晚,在阿卡姆的最后一段时间,她也算是做了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事。

现在她再回忆起那段沉迷小丑的浑浑噩噩的疯狂时光,哈莉只会感到莫名的恶心。

幸运地是,自小丑失踪至今,七年已过。

这个曾经代表着哥谭噩梦、哥谭罪恶的存在,的确从此不再出现过。

没有小丑的哥谭依然是一滩烂泥,但好歹算是一滩能成形的烂泥。

多年守护着它的黑暗骑士,团吧团吧应该还能把它捏出个漂亮的样子来。

总归哈莉想,只要有蝙蝠侠在,哥谭就还算看得见希望。

“鹿目同学”

“再见,小焰。”

死寂的灰暗天空中是逆飞的断壁残垣,倒立的魔女似哭似笑,飘动的裙摆笼罩着绝望。

她在哭她在笑

她在将绝望传递

偌大的废墟之下,只有两个小小的身影。

维维安踩在雨水中,意识清醒地看着这宛如世界末日一般的场景。

他在做梦,他知道。

眼前的一切都是梦。

但却真实到难以想象。

他知道脚下这座废墟城市的名字神滨市。

也知道空中那声声传递着凄厉与绝望的存在被称作魔女。

维维安很茫然,什么是魔女神滨市又是哪儿

他为什么会梦见自己从没听说的东西

画面一幕幕流转,维维安终于看见了唯一熟悉的存在丘比。

他似乎在目睹着别人的记忆。

为了最好的朋友,为了拯救唯一的朋友,一次次逆转时间,又一次次失去。

维维安骤然头疼欲裂。

“不要相信丘比”

似乎有人在对他说。

陪护在一旁的提姆第一时间发现了维维安的异常,额间溢出冷汗,双眼紧闭,紧皱着眉,死死咬着牙,似乎在经历莫大的痛苦。

提姆按响警铃,又轻声呼唤着维维安的名字。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