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医生(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助理一大早就兴奋地来告诉哈莉,说她们来了位大客户,不单单是有钱,来人的身份甚至让向来职业操守优秀的助理都忍不住露出一丝微妙的八卦表情。

这位大客户就是哥谭无人不知的花花阔佬布鲁斯韦恩。

他并不是为自己预约心理医生,估计也没有哪个哥谭人会认为布鲁斯韦恩会有求助心理医生的那一天,倒不如说他们更相信韦恩不过是又想和一位漂亮女郎打得火热。

哈莉也难免会落入这样的思维误区,她都在思考自己一会儿该怎么拒绝这位韦恩先生了。

说实话,她最近正在事业上升期,没空搞男人,只想一心奔事业。

好在这位韦恩先生的确不是为自己预约的心理医生,而是为他的儿子维维安韦恩预约的。

史邦桥的连环车祸登上了哥谭各大报纸新闻,记者媒体纷纷谴责双面人和黑面具的恶行,却没有一则新闻报道,韦恩家有一位少爷也是这起连环车祸的受害人。

哈莉接受了这份委托,布鲁斯韦恩担忧他的儿子会因为这起严重的车祸事件留下心理阴影,因而请她作为维维安韦恩这段时间的私人心理医生。

为了不让维维安过分紧张焦虑,不管是怕影响心理诊断,还是怕加重他的心理负担,哈莉作为专业的心理医生和布鲁斯作为父亲,都选择了先以普通医生的身份来接触维维安。

哈莉扮做例行检查的医生,尽可能地不让维维安对她升起心防。

比起心理医生来说,一个普普通通的外科医生更能让维维安产生好感。

不是所有人都能坦然接受自己的心理问题,哈莉见多了这样的孩子和父母,对韦恩这种负责又思虑周全的父亲生出了一丝好感。

但转瞬即逝,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见到这位韦恩先生,她就有种莫名的复杂情绪,像是厌恶又像是同情,夹杂着一丝战栗和恐惧,矛盾又诡异。

如果不是高额的诊疗费,她甚至不理智地想过要不要拒绝。

好在这种诡异的情绪没有影响到她的专业素养,维维安韦恩和他的父亲除了那双相似的蓝眼睛,便没有任何相同点了。

哈莉一边温和耐心地询问着每日检查的常规问题,一边不动声色地评估维维安的状态。

“今天恢复的不错。”哈莉合上病历本微笑着说,望了望窗外明媚的晨光,她又温和地给出建议,“早晨刚下过雨,现在雨停了,温度正合适,可以去楼下花园休息,吹吹风,晒会儿太阳,有利于保持心情舒畅,注意不要运动过度就好。”

维维安住院快一周了,在病房里也闷了快一周,闷得他感觉自己和塑料棚里的阴暗小蘑菇一样。

整天只待在一个空间有限的病房里,还是一个被消毒水腌入味的地方,他的心情又受到病情和那只叫丘比的讨厌家伙的影响,难免郁闷烦躁。

哈莉给出建议正戳中维维安烦躁的心,他眼睛微微一亮。

病房外的布鲁斯看见哈莉出来后,第一时间迎了上来,目光中带着一丝忧虑,却很好的克制着,没有贸然询问,而是选择等待哈莉专业的评估。

哈莉“韦恩先生,您先不必担心,初步评估来看,维维安少爷的状态很好。”

“当然,我现在还无法确定他是否对汽车、噪音、爆炸、鲜血等车祸相关的东西产生心理阴影,也无法判断他从睡眠状态判断,据我所知,他的药物中都含有一定的安定成分。”

“所以我还需要更进一步的接触了解。”

布鲁斯不是不讲道理的家长,他拿出布鲁西宝贝的姿态,英俊的眉眼间始终有几分对儿子的关怀和担忧,礼貌道谢“哈莉医生,辛苦了。”

哈莉微微挑眉,发现这父子俩其实除了眼睛,还有其他相似的地方,看似温和礼貌实则距离感遥遥。

维维安韦恩是因为和她初见。

那么布鲁斯韦恩又是因为什么

一个在哥谭情场浪荡多年的花花阔佬,身上会有如此清晰分明的距离感吗

哈莉脑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她又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胡乱猜测有多不靠谱。

她可不应该认为哥谭媒体说韦恩不过是个运气好的草包,就轻易地相信布鲁斯韦恩的确是个无能富豪。

如果真的无能,布鲁斯韦恩又怎么可能多年来牢牢把韦恩集团握在手中,还一步步发展壮大,稳坐哥谭首富的位置

“韦恩先生,那么我们明天再会。”哈莉微微一笑,提出告别。

感觉自己离开韦恩的视线后,哈莉才微微松了口气,果然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她还不合时宜地分析起布鲁斯韦恩,这实在有违她的职业道德。

哈莉略微苦恼,不知道这份委托还要持续多久,她很少会在初次见面时对一个人产生不太好的感观。

好在她的病人是维维安韦恩,她对这位韦恩少爷的观感到很不错。

医院内,布鲁斯收回若有所思的目光,他正要和阿福说话,手机振动一声。

是杰森发来的短信,他主动承担了今天来看护维维安的任务。

阿福也看到了这条短信,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看来我应该回去多做一份小甜饼了。”

布鲁斯眼眸中也闪过一丝温柔,又叹了口气,“他俩的关系算是还不错的。”

这份不错是对比维维安和其他兄弟间的关系。

阿福帮布鲁斯整理了一下西装衣襟,轻声安慰“这说明他们都是好孩子,杰森少爷一直记得维维安少爷当初照顾他的情谊,也是从那之后,他们的关系好了很多。”

阿福的安慰让布鲁斯微微放宽心,他走到里间的病房,把杰森今天会来陪护的消息告诉了维维安。

维维安正低头和好友艾琳娜聊天,闻言有些诧异,但没多少不情愿,对比起前两天布鲁斯告诉他提姆会来看护时的表情好得多。

他点点头,没说不需要的话。

布鲁斯欣慰地摸摸儿子的金毛,换来维维安凶巴巴的一瞪眼,没什么震慑力,反而像只可可爱爱的小河豚。

布鲁斯嘴上没说,怕惹怒了维维安,心里偷偷笑。

他陪着维维安一直等到杰森来,临走前又搓了一把维维安的金毛,成功换来一个河豚式的可爱瞪眼。

“布鲁斯”

布鲁斯溜得快,维维安不满的呼声跟着他的背影跑,没追上。

杰森“啧”了一声,眯起眼,看起来很烦躁的样子,但视线一刻也没移开,主打的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看够了,病房里就只剩下他和维维安。

杰森扒拉过一旁的轮椅,推到床边,表情酷酷地“我抱你,还是你自己来。”

维维安看看轮椅,又看看两百磅的他哥,选择走路。

“我能走,不需要轮椅。”

杰森拧起眉头,闷闷道“医生说不建议你过度运动,有可能会造成伤口裂开,更麻烦的是内出血。”

维维安一听这是医生的叮嘱,尽管仍不情愿坐轮椅下楼,他皱了皱眉,还是乖乖听话了,自己撑着身体小心翼翼地移到轮椅上。

杰森轻轻搭了把手,维维安小声说“谢谢。”

模样乖乖的,心里不舒坦也不表露出来,说遵守医嘱就遵守。

省心是很省心,但杰森就是莫名的觉得不爽,这么听话有什么好处

叛逆期闹脾气都不会,只会暗戳戳的憋着不说话。

别说和布鲁斯吵架了,就算吵了架,十分钟不到,布鲁斯提醒他要多添件衣服,他不高兴也不会拒绝,反而乖乖地自觉添衣。

杰森想到这儿,再看向维维安时,眼神忿忿,恨铁不成钢。

有他跟迪克两个做榜样,怎么还能学成这样呢

杰森推着维维安到医院大楼下的花园里,他找了棵不高不矮,枝叶稀疏的梧桐树,把维维安的轮椅推到树下。

斑驳的阳光像碎玻璃一样撒下,这里不会太过炙热,也不至于一点儿太阳也晒不到。

维维安缓了缓,踩着地面慢慢站起来,走了两步。

除了有些虚软,没有其他大的问题。

杰森没有阻拦,视线一直专注地看着他,说“十分钟。”

维维安“好。”

一个在前面慢慢走,一个在后面慢慢跟。

抛开杰森纠结的表情来说,这副场面多少还真有些兄亲弟爱的样子。

慢吞吞走了十分钟,杰森卡着秒数,一秒钟都不多给,时间一到就盯着维维安坐回轮椅。

维维安气闷“你要不要这么死板”

虽然他也的确有些疲累了,脸颊红润,额间微微出了些汗,不过气色看起来比前两天好多了,唇色也不再是苍白的。

杰森冷冷呵了一声,“你当初在医院是怎么照顾我的”

维维安有些尴尬“多少年前的事了,你怎么还记仇呢”

七年前杰森随布鲁斯前往中东,他们在哪里遭遇了恐怖袭击,杰森因此重伤,命悬一线,鬼门关前走了一遭才好不容易被抢救活下来。

那段时间布鲁斯的心情糟糕极了,他总是沉着脸,异常忙碌。

迪克在布鲁德海文的警局工作也很繁忙,没办法长期请假回到哥谭。

当时十一岁的维维安不忍心阿福每天在医院和韦恩家来回奔波劳累,于是便主动提出来医院照顾杰森。

那时他接受的还是家庭教师教育,不用考虑每日上学的事情,有充足的时间在医院陪着杰森。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