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人间冷乎?(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有亭台楼阁坐落,其下绿萍浮地,碧绿而明净,其上有雾气缭绕,朦朦胧胧。有羞涩晨光慵懒爬起,有若起床气般愣神许久,才不堪催促,也不顾春光大泄,似羞似恼直接一股气坐起身。霎时间紫霞万丈,一缕接一缕光芒路过一个青衣道人,直直照破朦朦雾气,显露出上清殿大殿,迷雾仙境这才揭开一角。

青衣道人随着雾气驱散缓缓而至,闲庭漫步。有风拂过,却无一根发丝随动,一头青黑隐见白发被一丝不苟地束起,两手合拢在袖中,一短扁担缚于腰间,似乡下老农。双眼微微眯起,嘴里小声咕哝哼着不知名小曲。

渐渐行过殿外广场,广场占地辽阔,红墙青瓦,还隐有雾气漂浮,有龙凤雕刻于石柱,活灵活现,似要腾飞而起。其正中一座宫殿坐落,金顶红门,两门洞开,门顶之上有金字“上清殿”坐落,格外醒目。殿内一白衣男子坐在上首讲法,其下青黑道袍弟子数十,皆安坐静听。

白衣男子英姿挺拔,剑眉星目,长发披肩,面容虽近观有些许皱痕,但也算儒雅风流。

青衣道人驻足殿外,静心听了一会,心中暗道若是往常,我也该安坐在里面,专心打着瞌睡吧。想着又哑然失笑,他目光缓缓从殿内一位位师兄弟脸上扫过,最后停留在白衣男子身上,喃喃自语:“师父啊,倒是不怪我辜负了您啊。实在是这殿内,这宗门内太“冷”了些,冷得只盛得下一个字了,而我本身就对修行不太感兴趣,比起这些,所以我更愿意在田园间做做牛马辛苦辛苦。当年您非把我逮上山来,现在呢,您瞅瞅?。”他说着说着笑了起来。

殿内白衣男子早就发现青衣道人在门外久久不至,也未做言语,视若无睹,继续讲法。

殿外青衣道人看了看天色,心道应该差不多已经离开了。双手从袖中伸出在身前搓了又搓,心里却有些打鼓,想着是不是可以退一退,随着儿子一起跑路去投奔那位前辈算了。但随即又想起若是这样,里面那位可是现在被上清宗最为看重,当作未来宗主栽培的人物,号令之下,万一那位前辈敌不过或者不想与上清宗为敌,那就再没有退路了。而今日来了,无论结果,总归都要死在这里的,自己死了一切烟散,退路也就来了。微微一叹,嘲笑自己胆子果然是不大的,无非求死耳。当即下定决心,放下一切,双手抬起重重搓了搓脸,又重重呵了一口气,扯着喉咙对着殿内大声喊了一句。

“耍阴招的萧娘们,出来给爷乐呵乐呵!”

殿内众弟子正在专心听法,忽地听到耳旁传来此言语,皆一愣神,都不约而同回头看向门外,看看是哪位大清早就急着赶死的人如此胆大。待看清来人后,有倒吸一口凉气,回头小心打量坐在上首的白衣男子神色的,有神色愤愤想立即站起回骂的,更有眼神冰冷,似已按捺不住身上杀意的,跃跃欲试。众人反应不一,却无一人心起半丝回护,怜悯之心。

而此时坐在上首的白衣男子听到后,只是眉头微微皱起,随即便脸色如常,双眼注视着来人,眼中有嘲弄,有可惜,还有一丝一闪而过的期待,也不起身,只是微微做了个手势,向下首众人轻声道了声继续。

随即有三位身着黑衣道袍的男子,轻轻起身向上首白衣男子告了声罪,便缓缓退下,转身迎向门外青衣。

三人形品字状对向青衣男子,为首之人浓眉大眼,鼻梁坚挺,身材矮小却十分壮实,甚至算得上是有些肥胖了。这么一位旁人见了只会觉得十分憨厚人此时眼中却一片寒意。他冷声开口:“江河,你今日好大的狗胆,你想做甚?”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