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渡船人(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我还道是为何,原来如此。你既是在萧师兄身后的人,却不知为何他都不敢正面遇我,只是让你等来。”江何止住了笑,扬起了头,几丝白发从发梢凋落,凋落的很自然,却也很不自然。看着眼前高大的身影,看着陈师兄手中的符篆,他眼中没有担忧,将身子挺得更直了,哪怕依旧还是矮小。

陈师兄眼皮一跳,脸色隐现一丝疑虑,但随即便恢复正常。他未说话,只是双目更加紧盯江何,只是将手中的符篆抓的更紧。

“你怕了。”江易向前迈了一步,微笑开口。

“江何,萧师兄是自恃身份不屑与你,你莫非以为巧言几句便能唬住我。”陈师兄将手中攥着符篆提至胸前,沉声喝道。但却已然后退了一步,眼中惊疑不定。

“你在害怕。你在焦虑。你的心,开始乱了。”江易继续迈步,迈的很自然,有若逛自家庭院一般,脸上笑意不减,将双手附在身后,别样淡然。

两者距离已不过一尺。

陈师兄慌忙急退几步,紧紧盯着江何,眼中惊疑之色更浓,甚至有了一丝惧意。江何他的淡然,他的笑让他心底涌现一股恐慌。他止住脚步,内心在挣扎,也止住了笑。

“你应知道我入山之时拜的是何人为师,那人又有怎样的底蕴。”江易轻声说道,没有再向前,双眼却闪过一道锐色。

江何说的很平淡,但陈师兄心底却一震,却旋即恢复正常,冷笑开口:“那位威势自不必说,尽管现在已魂死灯灭,我也依然敬畏。但,萧师兄早已言明那位坐化之时将大数底蕴全部传与了他,不过赐予你得两三张符篆。就凭那三两张符篆你也想镇住我?你既然先前一直咄咄相逼,那且让我来品一下那位给你留下的手段。”

陈师兄狞笑一声,大步向前,就要举起符篆出手,指尖泛出数道黄芒,却生生被江何的话语惊了回来。

“你说错了,不是三两张,而是一张。”

“但它足以斩尽一切。”江易依旧淡笑开口,神情愈发淡然,更是迈起了脚步转身,背对陈师兄,面朝司事阁外,似乎看着天又似乎看着这上清宗门。微微一叹,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不再如之前般淡然。他又挺了挺身子,尽管还是矮小。

屋内又流窜进一股风,拂过江何有些皱起的眉梢,正当夏日却隐隐有了秋意。他站在风中,几缕白发终是没躲过风的袭扰,由眉间轻轻摇荡,也不见凋落。衣袖也开始轻轻摆动,他却未动丝毫,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却仿佛成了一片天。

屋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两人都在沉默。陈师兄在沉思,在举棋不定。江何在等他沉思,在等他下棋。

“若是那张符,我无话可说。我自当辞去此阁,不再与你为难,安心活一场百年快活。但那张符是否真在你手中尚未可知。”陈师兄眼中闪现一丝锐利。

“此事不在你信与否。”

“若我以身试险当如何?”陈师兄也平静了下来,轻声询问,眼睛微眯却透出一股凶光。

江何抬起手认真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哪怕衣衫间只有陈旧。随即迈开步子离去。离去的时候他说:“渺渺蝼蚁,尚且偷生。巍巍仙人,敢不思量?你不敢。”他大笑着离去,笑开了之前眼中的那丝担忧。笑声渐远,他摸了摸掌心没有汗,或者说不会有汗。

陈师兄深深地看了江何一眼,目光有些黯淡,心头回荡那句“你不敢”。但随即双手重重捏拳,猛的抬头,狞声对着江河背影喝道:“江河,我是不敢,但门内甘为萧师兄履下走狗的又何止双手之数,萧师兄说,此子当死!那此子,就必死。”

……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