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有饵脱钩(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瞎眼老者拿起拐杖轻轻点指了指自己的身子,略显遗憾的叹道:“只是老朽脊梁已被压弯。而双眼因当年不明天命,自悔莫及亲手挖下后,原本还能靠着修为感知模糊度日,而近年来却自觉大限将至,平日竟只能靠这烛火安慰平心。”

随后又指了指手中灯笼,然后抬起头,双眼空洞注视着李符子,满面哀容道:“久不见光,不知光的模样啊。”

“但若是陛下有谴,老朽正好命不久矣,虽此身残破,却也能啃下一二骨头。”

李符子向前迈过一步,与瞎眼老者面对面直直对视,眼神露出几分兴趣,嘴中缓缓沉吟道:“国师……”

不等李符子说完,瞎眼老者立即两手远远甩掉手中拐杖和灯笼,双膝重重跪下,叩首及地,恭声应道:“上清小宗宗主陈知行恭迎天恩。”身旁中年人也随之跪下叩首。

上清宗主陈知行似有些激动,又有些畏惧般俯首在地,胸腹起伏,嘴中大口呼着气,头紧紧贴着地面,也不知道是否吃到了些泥土。

江易瞪大了眼睛,毕竟眼前这两位已经是他无法想象的神仙高人,却也被自己先生轻飘飘“国师二字”便压下了身子。“或者应该说,是被国师二字背后的圣上压低了头。”江易心中暗暗想到。

李符子看着眼前跪下的两人,淡淡道:“三十年前,燕国青年一代自号知命第一,天元可敌。曾一人杀尽一宗,屠过三城,硬生生压的燕国青年一代无出头之日的陈知行。今日何以如此作态?莫非真被我大唐压断了脊梁,被我毁去了双眼后,甘心当一条好狗了么。”

此言一出江易和那跪地中年人心里皆一颤,中年人额头已隐现汗滴,更是咬紧了牙关,但仍是叩地,不敢乱动。

陈知行则是颤巍巍挺起身子,再重重下拜。如哭似泣道:“国师明鉴,老朽当年幸得国师指点,方能大彻大悟,明白天命所归不可逆也。这些年来更重修心养性,虽然一身修为不进反退,身子更是犹如破筛,但老朽的心却是越发明亮。国师之惊才艳艳,陛下之威严如海,老朽更是深深感受。”

陈知行止住哭泣,趴在地上缓缓抬头仰望李符子,一脸老皮竟是硬生生挤出几分羞涩表情来,小声呐呐道:“而更有一点,也当如实告知国师。老朽怕死啊。”说完后又继续低下头。

“有意思。”李符子弯下身子,将陈知行扶起身来,轻轻帮忙拍了拍身上泥土,低声笑道:“有些人我能压他一时,便能压他一世。”说完深深看了陈知行一眼,淡淡说道:“此次只是游历至此,去你宗门间接一个人罢了。无需多礼。”

“既然非国事,那敢请先生让老夫侍候杯茶水再去寻人不迟啊。”陈知行端起茶具,躬着身子笑呵呵地似无意间扫了江易一眼。江易不明所以,虽然陈知行双眼空空如也,但他却能肯定刚才是注视了他。

“你想阻我?”李符子问到。

“不敢,真人方寸之间,天下皆可去的,老朽岂能阻挡。只是真心想请真人等一等喝杯茶罢了。先生莫非这个面子也不肯给老朽么?”陈知行谦卑笑道。

李符子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正要说话时。

抬头却见天色惊变,乌云翻滚而至,风象跌动,聚而有形,已似浪潮滚滚,一掌隐现乌云之间轻轻一握,而后云散风清,有天地樊笼降下,扣住四人,四人眼睁睁被禁于尺寸之地,却逃不出。

……

距此不知多少里一处岛屿上,天色昏沉,犹如山水画一点一点浸染莫过这座小岛,直至最后完全淹没。

小岛边缘被人围造出了一片浅谭,谭边有座木屋坐落,孤零零一间。

“嘶!今天这尾鱼儿却是有些肥美。”一紫衣道袍男子提起鱼儿在不断忙活。

“不妥,不妥。若只是清蒸却少了红烧的口味。若是红烧但又少了清蒸的鲜美。”紫衣男子大为头疼,似乎觉得两者都难以割舍。

“不如,半边红烧,半边清蒸如何?”紫衣男子似乎觉得想到了个可解决之道,顿时眉开眼笑。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