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礼者(一)(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恐怕是要把自己单独隔离起来吧。在被押往单人牢房的路上,美里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并非自己的处境,而是把自己卷了进去的,加持的安危。

“…………那个笨蛋……”

--------------------------------------------------------------------------------

“……不要紧吗?”

美里家的大门前。真嗣正打算取出钥匙开门,丽开口道。

在被困在EVA里整整一个月以后,又经历了一周以上的住院时间。这会儿回到这里,也已经是时隔许久了。他的脸色绝对说不上很好。虽然自己并不清楚,这是因为他的身体依然没有复原呢,还是由于之前和东治的会话所致。

“嗯……没关系的……谢谢你。”

他那向自己露出微笑的脸,看上去也充满了“勉强”的成分。到底还是不能对此置之不理吧。

“打扫房间,我也来帮忙吧。”

“哎,可以吗?”

“嗯……因为,最近一直都没能来这里。”

在真嗣不在的日子里,自己是在摩耶家里吃饭的。因为一旦没有了真嗣的料理,自己就没有了去美里家的理由。所以在这段时间里,这个家中到底发展成了怎样的景象,就连丽也无法想象。

真嗣的脸上,这会儿也加上了一种与之前意义截然不同的,深刻的表情。

“一个半月吗……美里小姐她,有没有多少收拾过一下房间呢。”

对于一边冒冷汗,一边自言自语的他,丽既无法予以肯定,也不能予以否定。因为,她对此也毫不知情。

手里还提着行李,真嗣的身体就这样凝固在了门前。他一定是很害怕打开面前的这道门吧,害怕亲眼见到里面的“现实”。

丽微微苦笑着,一把搂住了真嗣的手臂。

“……绫波?”

“总之,先去我的房间休息一下吧。因为碇君还很累……”

摩耶的家收拾得很干净。当然,丽的房间也是如此。就让他稍微休息一会儿,之后再回去好了。才刚出院,一下子就让他进行打扫房间这样的重体力劳动,到底还是太残酷了一些吧。

“……是,是这样吗?”

真嗣看上去稍微有些困惑的样子。他倒也不是第一次去自己的房间了。而且这会儿还是白天,所以摩耶还在NERV工作,短时间里也是不会回来的吧。

……想到这里,丽一下子意识到了,他会显得如此困惑的原因。

脸不由得红了起来。是的,他已经有一个半月,没有来过自己的房间了。

一边搂着真嗣的手臂,丽一边想着。这和美里家的扫除工作比起来,究竟哪一个才是“重体力劳动”呢?

--------------------------------------------------------------------------------

“很久不见了,基尔议长。还真是有些粗暴的接待方式呢。”

黑暗的房间,正中央坐着手被绑在椅背上的冬月。他在本部里被某人突然间袭击,失去了意识,等到醒过来,就已经在这儿了。

未知的场所。然而,围绕着自己的这一圈“石板”,已经无声地说明了一切。

隐藏在所有事件背后的“幕后黑手”,终于采取行动了。

“为了能和您好好谈谈,这点处理是必须要做的吧。”

“作为议题而言,这件事十分紧急,还请您务必体谅吾等的心情。”

“石板”上只有一个拥有七只眼的脸型标志,以及下方各自不同的巨大数字。因此,自己只能听见声音而已。除了十分熟悉的基尔·罗伦兹以外,其他人究竟是些何方神圣,这一点连冬月都不清楚。

而且,也没有必要清楚吧。

SEELE。

引起了第二次冲击,现在又开始图谋引发第三次冲击的一群人。

把里死海文书作为教义,为了实行其中的计划,而不择手段的集团。

|

这也是过去,碇 唯还活着的时候,所属的团体。

|

是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由她而起的。就连现在的源度,也不过是被卷入其中的一员而已。这一点,比起源度自己,想必冬月要来得更为清楚吧。

“拥有了S^2机关,现在Evangelion初号机已经成为无敌的存在了。”

“可吾等并无创造一个新的神祗之意。”

周围的“石板”们纷纷向自己发起话来。总共有多少个人呢。

明明是连“能否有可能从这里回去”都没有定论的状况,可就连冬月都感觉到,自己居然不可思议地,显得十分镇定。

“吾等需要的不是一个具象化了的神。”

“而且也更不能把神交给那个男人。”

“您觉得碇 源度,是不是一个值得吾等信任的人呢?冬月老师。”

对于这一质问,自己也只能以苦笑回应了吧。因为当初,源度留给自己的第一印象,也根本不是那么令人满意的。

那是在这个国家还存在四季的时候了。在自己看来,那会儿,甚至对于“世纪末的不安”,大家都是仅仅将其当作一个“娱乐活动”来考虑的吧。

“真的会发生前所未有的大灾难”什么的,当时又有谁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呢。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冬月还只是一介副教授,而源度不过是个大学讲师而已。根本没有身处“通晓世界秘密的场所”(指地下空洞),即便稍微有一些“与常人不太一样的地方”(指性格上的),也还不过是过着平凡生活的,普通平民而已。

真正知晓一切的,只有碇 唯而已。所以,当自己见到她那双仿佛能看透万物一般的,深邃的眼瞳之时,也许自己就已经,被她给深深吸引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