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自古军卒葬沙场(一)(1/1)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姜宛,此时不是你假公济私之时!哪怕你与姓贺的再交好,此事是她贺允亲口已应下的,你还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不成!”

“你......你!徐盏,你不过是嫉恨贺将军曾参你儿聚众闹事一事,抛去此事你扪心自问,贺将军对我大宋忠心耿耿,你可相信燕阳惨案是她一手策划!”

“姜宛,何事都要讲究证据这是你教会我的,如今我把这句话送还给你!你信也好,不信也罢,燕阳城男子过半被推出城内,如此数量之大,没有贺允的点头应允,你可相信!”徐太傅同样回视眼前怒气冲冲,似要把自己生吞入腹的姜宛,“你口口声声说此事是朝廷冤枉了她贺允,那你告诉我,为何贺允会应下此事,可是有人拿着刀子抵着她喉咙逼她应下的!”

姜宛气的颤抖,看着徐太傅一党人众口纷说,喉咙蓦地血腥,匍匐在地,“愿陛下明察!”

宋承凤敛眉,她两日前已收到左琳回信,今日左琳便会抵达燕阳城,她本意只是为给贺家一个重创,拖延援军及粮草也不过是为让贺允在大宋百姓心里添加污点,未曾料到事情竟然愈演愈烈,待燕阳一案传到京城时,已到了不可挽留的局面。

她自然不信贺允为了粮草会加以迫害燕阳百姓,京城百姓得知此事也不曾相信,只是她派人去燕阳问罪时,贺允竟应下此事。

她无法,只得下令贺允不日返京,但那人却一反常态,连远在京城的贺轻朝也不再顾及,竟公然抗旨。

宋承凤吐了一口浊气,现如今事情发展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地步,她看不懂贺允,那个可称之为她半个老师的人,她能做的,唯有......顺着贺允的意......

“此日左将军会抵达燕阳,一切事情,待日后再议!”

“退朝!”

天牢

褪了色的牢房味道古怪,雨后的潮湿混杂着干了血的腥锈味让牢内的人发晕,贺轻朝头发被竹簪随意束起,虽不是囚首垢面,但却半点也看不出往日里的光彩。

她盘腿坐在地上,和她母亲有关的事她未曾比旁人先知道片刻,甚至在朝廷下令捉拿她时,她才知道此事。竹一告诉她贺将军抗旨不尊不过是计谋中的一环,只是要委屈她些许日子,她自然不会有怨言,只是担心母亲的现状。

明明告诉自己不该害怕的,母亲曾经说过她七岁的时候已经跟随祖母上阵杀敌,她不该害怕的,可是夜里的时候牢内真的很黑,她自小听力超与常人,可是平日里的引以为傲竟成了现今让她最痛恨的东西。

她清楚地听到牢房夜里传出的惨叫,还有隔壁不知何人的絮絮叨叨。

这几夜贺轻朝睡得惶恐,夜里牢房黑的连手指也看不到,她不知道何时能出去,也不知道竹一秋洛等人被关押在何处,她与长夜为伴,只觉得过去了很久,脑子里很懵,依稀记得被关进来之前,竹一的满脸愧疚,以及那句,“小将军......等待。”

她不知道母亲和竹一等人瞒着自己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她只知道,如果能够出去......她再也不会只是一个孩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