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风吹一夜满关山(二)(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李五叹了口气,迈着僵硬地步伐来到季老六身边,轻轻地拍了对方两下。

季老六捂着脸的手放下,站起身,冲着李五露出了满嘴白牙,她吸溜了几下鼻子之后,立刻站直了身子,目视前方。

她曾忏悔过,也曾悲哀过,她有过心怀感激,也有过满腔热气,但一旦她挺直了身子,就是大漠的将士,就是贺将军手中的锋。她不允许自己沉湎在过去的任何情绪中,她只会以最好的状态去护佑她此时最想护佑的人,护佑……她的将军!

两人心事重重,互不知晓,曾在他们看不见的的角落处,错杂的脚步声曾为她们驻留了片刻。

斩呈与身边十二岁的少女并肩而立,岁月纵逝,却将这人面部的轮廓雕刻的宛若天工。他记得五年前在来大漠的途中,这人注视着自己的目光,那时他以为是他的错觉,至今想起来,却只得嘲笑自己的目光短浅。那双凉如寒冰的眸子,在对战时看上你一眼,足够把你拉下深渊。这少女就如此站着,便如琼枝一树,栽于黑山白水间,让人无处喘息。

五年的时间,给足了斩呈时间去了解贺轻朝。对于她所认定的事,贺轻朝就必然会做到。

当年她给出二十万士兵的第一道筛选,就是与恶狼搏斗,谁都没想过这少女会趁着夜色正浓的时候,召集众人,在众人未留意之际,放出成群的恶狼。

那一天,她隔着高墙,站在最高处,就如此冷眼看着,看着有的人咒骂,有的人惨叫,有的人丧命于狼口,有的人推同伴出去只为自己活命。

她一声不吭,转身离开,所有人都以为她将弃她们于不顾,就连自己也以为这少女生于大漠,就如漠地最毒的蛇一般,以人命为乐。

却见贺轻朝双手持着一对弯刀,加入了混战。

她在与恶狼搏斗。

那双眸子黑的发光,与恶狼眼中发出的绿光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是他第一次正视眼前的少女。

五年前的他,与二十万大军一同,冷眼等着看这人的笑话,可是这少女却仅在一个月后,便狠狠地还击了他们所有人一巴掌。

那日,少女满身鲜血站在狼群和二十万大军正中央,她听着耳边不停传来地惨叫声,手里的刃划得让人眼花缭乱。斩呈至今想起那日,都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少女,而是一只猛兽。

她与狼群激战一夜,直到第二天辰时,最后的十只恶狼才终于放开对大军的攻势,成环状将她包围。所有人都在龇牙裂口,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他斩呈发誓,倘若是一个月前的自己,一定会觉得这少女是在找死,可是那日的他却诡异的产生了一种截然不同的的想法……

他相信这日的一切都将会成为一个奇迹。

少女从狼群中寻得最为疲惫的一条作为突破口,那对挥舞的手臂如同不会累的傀儡,但显而易见,她远比傀儡更有预谋,她懂得以自己的肉为引,猛兽再猛也是兽,它们贪婪于肉,放弃对少女的围攻,可是啊,这也代表了这场对峙最后将会以什么样的结局收尾。

她创造了一个奇迹,斩呈想,准确的说她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少女最后满身血痕,分不清身上哪是自己的血,哪是恶狼的血,她支离破碎,已经不能用人来称呼。但残留的意志却支撑着她不去倒下。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