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风吹一夜满关山(五)(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于滇国、

宫殿内,于滇国君坐于高台之上,下处的大臣分立而站两排。于滇早朝时,两排的大臣脸上摆满不耐与困意,四十出头的于滇女帝看着自己的朝臣脸上的懈怠与显而易见的敷衍,脸色低沉如墨。

“哒、哒……”

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像是一盆冰水灌倒在那原本难掩困意的众多朝臣头上,原躬着的脊背也挺的分外笔直。

于滇女帝上半身猛然前倾,左脸肌肉不停颤抖着,她望向从宫殿台阶一脚踏进的人,一国之君脸上竟对来人带着恭敬与讨好。

那人一袭黑衣着地,从宫殿大门处缓步走进,两侧的朝臣挺的笔直,未曾有一人因为好奇而回头看向此人。

随着来者离龙椅越近,于滇女帝起身小跑下来,冲着黑衣人讨好的将手伸向适才自己坐的位子以邀。

那人并未因此恐慌,仿若之前于滇国君此种行径已做过多次。大厅内的侍者见状连忙取出干净的帕子将龙椅仔细的擦了一遍,确定万无一失后才微微喘息着退回原处。

督琛拂了一把袍子,神色不变的坐下。

台下,众大臣皆俯首于地,高呼,“三殿下。”唯有于滇女帝一人尴尬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老三,今儿个你来怎么也没跟母皇说一声……”朝臣听着她们的女帝嗔着声音说道,“若母皇知……”

督琛轻轻靠在龙椅之上,不耐烦的将目光锁定对方,直到看到那人吞咽了一下唾沫,那双深蓝色的鹰眼才终于透过面具轻飘飘的从对方身上移开。

“大宋极北之地有个叫贺轻朝的,谁来说说。”

他随手拿起桌上的玉扳指,在手中把玩。

自从当年南尧与于滇战火打响,他便以雷霆般的速度控制住于滇,两国交战六年,虽是于滇在此战中稍取上风,但却未落得太多好处。也是在四年前,南尧主动求和,熄火停战,于滇才有时间缓口气,以防止对各属国的失控。

也正是在全然架空于滇女帝之后,他才有余力上山去寻吞酒仙人解胎带的蛊毒。

如今蛊毒尚未全解,但大宋漠地突然出现的贺轻朝全然是在他意料之外,逼得他不得不辞别吞酒仙人返回于滇。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