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青狼沃克的脚掌踩在周鸿逸背部,将他的身体深深镶嵌入地面的泥土,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自己脚下的人类:“不要再挣扎了,虫子永远还是虫子,一脚便能将你踩得粉碎!”

周鸿逸感觉自己的脊椎骨快要被踩到断裂,肺部的氧气也在强大的压力下开始逐渐变得稀缺,此时他已经无法呼吸了。难以忍受的痛苦蔓延全身,他艰难地呼吸着周围空气,却难以填饱饥渴的肺部。

他的意识渐渐微弱,思维也变得极其混乱。头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嗡嗡作响,又感觉一股电流般的物质在体内快速穿梭。

青狼沃克纹丝不动地屹立着,如一座大山不可撼动。他蔑视地看着身前垂死挣扎着的男子,心中的不屑之意愈发浓烈。在他的眼中,周鸿逸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实力却还要逞能的人类白痴。

周鸿逸试图睁开双眼,可是眼前却是一片漆黑。青狼沃克的丑陋面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熟悉而又亲切的面容。

灵儿……墨白……翠姐……林静雪……王书莹……林静琴……

脑海中的画面一道道闪过,如同一场黑白电影以二倍速的速度快速播放。他不能忘记自己最深爱的女人,不能忘记自己和小嘟的约定。画面中的每一幕场景都是如此的亲切,却又显得如此的模糊……最后定格在林静琴那美丽的容颜上。

是啊,他擅作主张地击晕了林静琴,将她全部的希望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果要是他死了,林静琴也一定无法逃脱吧。

周鸿逸淡然一笑,自己偷偷亲吻了林静琴的额头。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看似冰山实则却活泼可爱的公主。

上辈子是他让自己最深爱的女子陷入危机,如今还是他,再次让拼死保护自己的女子陷入了危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职,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弱小。

强大的信念化作一股清泉涌入大脑,他不能放弃,他不能再次让深爱的女子陷入危险。他要拼!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啊!”周鸿逸的声音从挤压着咽喉吼出,响亮的咆哮此时却也变了一个音调。

周鸿逸痛苦地扭动着身体,用食指将地上的猎鹰一点一点钩了回来,瞳孔正逐渐被希望的光芒填充。

“没用的!放弃抵抗吧!”青狼沃克嘲讽地扭动脚面,迅速抬起并加速下落。此时的周鸿逸在它的眼中不过是一个濒死的野兔,在拼命蹬踏着双腿。

‘塌!’

说时迟那时快,周鸿逸借此机会迅速抽身,甩动猎鹰将枪口对准了青狼沃克的心脏。

青狼沃克没想到,已经快要昏厥的周鸿逸竟然还能在最后关头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你以为一把吹箭就能把我杀掉吗?你还是太天真了!”

可是话音刚落,青狼沃克却后悔了。瞳孔猛然放大,不安、吃惊、紧张、恐惧的情绪逐渐支配大脑。

周鸿逸的左手臂上冒起了翠绿的虹光,细小的淡青色颗粒缓缓浮现:“死吧,魔灵!”

一颗黄铜子弹从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咻!’

青狼沃克咬紧牙齿,两颗最利的狼牙已经刺破嘴唇。它额头流着冷汗,呼吸急促却又并不协调。最后关头,它只能伸手去抓,试图改变子弹的飞行轨迹。

“不可能!”

周鸿逸的变化是它完全没有考虑到的,它不可能想到一个帝国的护卫竟然有如此变态的实力,也不可能想到一个凝纹境后期的修炼者竟然能在自己高强度的攻击下撑过这么久的时间。

青狼沃克忍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感,子弹的冲击力已经贯穿了它的手臂,它能明显感觉到手臂上的骨头已经被击得粉碎。

周鸿逸捂住抽搐的心脏,很快便调整好了状态,吐了口血痰。他静下心来,暗自思考起应对的策略。

“绝对是阳玄级别的法器!”青狼沃克不忧反喜,怪异的武器造型加上如此恐怖攻击能力,也就只有阳玄级别的法器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青狼沃克的内心一阵狂喜,暗自将周鸿逸手中的阳玄法器与林静琴情报价值进行对比:“这难道是上天送我的大礼吗?要是能将阳玄法器与林静琴一并带回,自己必定会大受提拔!”

青狼沃克咧嘴笑道,丑恶的嘴脸令人发呕:“你不是想要救她的性命!我可以放过她,只要你交出手中的阳玄法器。”

“呵?我会相信吗?”周鸿逸暗道不妙,如果有关枪械的科技落入魔灵之手,那么对于人类的打击将会是难以预估的。

“我以幽狼图腾的图腾柱立下誓言!”青狼沃克的左手被废,因此也不敢和周鸿逸正面硬刚。

周鸿逸毅然决绝,立刻做出决定:“跑!”随即快速躲闪,窜入最近的树林灌木。

呼吸~呼吸~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继续朝着树林的深处狂奔。不是他不想去用手中的法器与林静琴做交换,而是很清楚的知道:哪怕用自己生命交换林静琴的性命,谁又能保证青狼沃克会遵守诺言呢?他可不敢跟一个魔灵赌诚信,更不敢拿自己和林静琴的生命开玩笑。

跟周鸿逸预想的一样,青狼沃克放弃了对林静琴追击,而是调转目标追赶逃亡的自己。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青狼引开,给帝国的支援争取时间。

“贪得无厌,就是你的名门。”周鸿逸很清楚青狼沃克心中打的小算盘,他不仅想要自己手中的猎鹰,当然也不会放过昏迷不醒的林静琴。

正是青狼沃克的极度自信,加上它贪得无厌的行为方式,才给了周鸿逸一线生机。

青狼沃克的脚步声在身后有序地响起,周鸿逸的身体却显得愈来愈虚弱,几次踉跄摔倒在地,又赶忙爬起继续奔逃。

可是好像老天都在和他作对,茂密的树林很快消失,眼前出现的是一个深渊,险峻且陡峭的悬崖。

天有绝人之路,周鸿逸本以为眼前的荆棘森林没有边际,可谁又能想到森林内部竟然有个悬崖!青狼沃克的脚掌踩在周鸿逸背部,将他的身体深深镶嵌入地面的泥土,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自己脚下的人类:“不要再挣扎了,虫子永远还是虫子,一脚便能将你踩得粉碎!”

周鸿逸感觉自己的脊椎骨快要被踩到断裂,肺部的氧气也在强大的压力下开始逐渐变得稀缺,此时他已经无法呼吸了。难以忍受的痛苦蔓延全身,他艰难地呼吸着周围空气,却难以填饱饥渴的肺部。

他的意识渐渐微弱,思维也变得极其混乱。头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嗡嗡作响,又感觉一股电流般的物质在体内快速穿梭。

青狼沃克纹丝不动地屹立着,如一座大山不可撼动。他蔑视地看着身前垂死挣扎着的男子,心中的不屑之意愈发浓烈。在他的眼中,周鸿逸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实力却还要逞能的人类白痴。

周鸿逸试图睁开双眼,可是眼前却是一片漆黑。青狼沃克的丑陋面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熟悉而又亲切的面容。

灵儿……墨白……翠姐……林静雪……王书莹……林静琴……

脑海中的画面一道道闪过,如同一场黑白电影以二倍速的速度快速播放。他不能忘记自己最深爱的女人,不能忘记自己和小嘟的约定。画面中的每一幕场景都是如此的亲切,却又显得如此的模糊……最后定格在林静琴那美丽的容颜上。

是啊,他擅作主张地击晕了林静琴,将她全部的希望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果要是他死了,林静琴也一定无法逃脱吧。

周鸿逸淡然一笑,自己偷偷亲吻了林静琴的额头。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看似冰山实则却活泼可爱的公主。

上辈子是他让自己最深爱的女子陷入危机,如今还是他,再次让拼死保护自己的女子陷入了危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职,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弱小。

强大的信念化作一股清泉涌入大脑,他不能放弃,他不能再次让深爱的女子陷入危险。他要拼!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啊!”周鸿逸的声音从挤压着咽喉吼出,响亮的咆哮此时却也变了一个音调。

周鸿逸痛苦地扭动着身体,用食指将地上的猎鹰一点一点钩了回来,瞳孔正逐渐被希望的光芒填充。

“没用的!放弃抵抗吧!”青狼沃克嘲讽地扭动脚面,迅速抬起并加速下落。此时的周鸿逸在它的眼中不过是一个濒死的野兔,在拼命蹬踏着双腿。

‘塌!’

说时迟那时快,周鸿逸借此机会迅速抽身,甩动猎鹰将枪口对准了青狼沃克的心脏。

青狼沃克没想到,已经快要昏厥的周鸿逸竟然还能在最后关头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你以为一把吹箭就能把我杀掉吗?你还是太天真了!”

可是话音刚落,青狼沃克却后悔了。瞳孔猛然放大,不安、吃惊、紧张、恐惧的情绪逐渐支配大脑。

周鸿逸的左手臂上冒起了翠绿的虹光,细小的淡青色颗粒缓缓浮现:“死吧,魔灵!”

一颗黄铜子弹从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咻!’

青狼沃克咬紧牙齿,两颗最利的狼牙已经刺破嘴唇。它额头流着冷汗,呼吸急促却又并不协调。最后关头,它只能伸手去抓,试图改变子弹的飞行轨迹。

“不可能!”

周鸿逸的变化是它完全没有考虑到的,它不可能想到一个帝国的护卫竟然有如此变态的实力,也不可能想到一个凝纹境后期的修炼者竟然能在自己高强度的攻击下撑过这么久的时间。

青狼沃克忍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感,子弹的冲击力已经贯穿了它的手臂,它能明显感觉到手臂上的骨头已经被击得粉碎。

周鸿逸捂住抽搐的心脏,很快便调整好了状态,吐了口血痰。他静下心来,暗自思考起应对的策略。

“绝对是阳玄级别的法器!”青狼沃克不忧反喜,怪异的武器造型加上如此恐怖攻击能力,也就只有阳玄级别的法器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青狼沃克的内心一阵狂喜,暗自将周鸿逸手中的阳玄法器与林静琴情报价值进行对比:“这难道是上天送我的大礼吗?要是能将阳玄法器与林静琴一并带回,自己必定会大受提拔!”

青狼沃克咧嘴笑道,丑恶的嘴脸令人发呕:“你不是想要救她的性命!我可以放过她,只要你交出手中的阳玄法器。”

“呵?我会相信吗?”周鸿逸暗道不妙,如果有关枪械的科技落入魔灵之手,那么对于人类的打击将会是难以预估的。

“我以幽狼图腾的图腾柱立下誓言!”青狼沃克的左手被废,因此也不敢和周鸿逸正面硬刚。

周鸿逸毅然决绝,立刻做出决定:“跑!”随即快速躲闪,窜入最近的树林灌木。

呼吸~呼吸~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继续朝着树林的深处狂奔。不是他不想去用手中的法器与林静琴做交换,而是很清楚的知道:哪怕用自己生命交换林静琴的性命,谁又能保证青狼沃克会遵守诺言呢?他可不敢跟一个魔灵赌诚信,更不敢拿自己和林静琴的生命开玩笑。

跟周鸿逸预想的一样,青狼沃克放弃了对林静琴追击,而是调转目标追赶逃亡的自己。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青狼引开,给帝国的支援争取时间。

“贪得无厌,就是你的名门。”周鸿逸很清楚青狼沃克心中打的小算盘,他不仅想要自己手中的猎鹰,当然也不会放过昏迷不醒的林静琴。

正是青狼沃克的极度自信,加上它贪得无厌的行为方式,才给了周鸿逸一线生机。

青狼沃克的脚步声在身后有序地响起,周鸿逸的身体却显得愈来愈虚弱,几次踉跄摔倒在地,又赶忙爬起继续奔逃。

可是好像老天都在和他作对,茂密的树林很快消失,眼前出现的是一个深渊,险峻且陡峭的悬崖。

天有绝人之路,周鸿逸本以为眼前的荆棘森林没有边际,可谁又能想到森林内部竟然有个悬崖!青狼沃克的脚掌踩在周鸿逸背部,将他的身体深深镶嵌入地面的泥土,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自己脚下的人类:“不要再挣扎了,虫子永远还是虫子,一脚便能将你踩得粉碎!”

周鸿逸感觉自己的脊椎骨快要被踩到断裂,肺部的氧气也在强大的压力下开始逐渐变得稀缺,此时他已经无法呼吸了。难以忍受的痛苦蔓延全身,他艰难地呼吸着周围空气,却难以填饱饥渴的肺部。

他的意识渐渐微弱,思维也变得极其混乱。头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嗡嗡作响,又感觉一股电流般的物质在体内快速穿梭。

青狼沃克纹丝不动地屹立着,如一座大山不可撼动。他蔑视地看着身前垂死挣扎着的男子,心中的不屑之意愈发浓烈。在他的眼中,周鸿逸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实力却还要逞能的人类白痴。

周鸿逸试图睁开双眼,可是眼前却是一片漆黑。青狼沃克的丑陋面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熟悉而又亲切的面容。

灵儿……墨白……翠姐……林静雪……王书莹……林静琴……

脑海中的画面一道道闪过,如同一场黑白电影以二倍速的速度快速播放。他不能忘记自己最深爱的女人,不能忘记自己和小嘟的约定。画面中的每一幕场景都是如此的亲切,却又显得如此的模糊……最后定格在林静琴那美丽的容颜上。

是啊,他擅作主张地击晕了林静琴,将她全部的希望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果要是他死了,林静琴也一定无法逃脱吧。

周鸿逸淡然一笑,自己偷偷亲吻了林静琴的额头。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看似冰山实则却活泼可爱的公主。

上辈子是他让自己最深爱的女子陷入危机,如今还是他,再次让拼死保护自己的女子陷入了危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职,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弱小。

强大的信念化作一股清泉涌入大脑,他不能放弃,他不能再次让深爱的女子陷入危险。他要拼!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啊!”周鸿逸的声音从挤压着咽喉吼出,响亮的咆哮此时却也变了一个音调。

周鸿逸痛苦地扭动着身体,用食指将地上的猎鹰一点一点钩了回来,瞳孔正逐渐被希望的光芒填充。

“没用的!放弃抵抗吧!”青狼沃克嘲讽地扭动脚面,迅速抬起并加速下落。此时的周鸿逸在它的眼中不过是一个濒死的野兔,在拼命蹬踏着双腿。

‘塌!’

说时迟那时快,周鸿逸借此机会迅速抽身,甩动猎鹰将枪口对准了青狼沃克的心脏。

青狼沃克没想到,已经快要昏厥的周鸿逸竟然还能在最后关头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你以为一把吹箭就能把我杀掉吗?你还是太天真了!”

可是话音刚落,青狼沃克却后悔了。瞳孔猛然放大,不安、吃惊、紧张、恐惧的情绪逐渐支配大脑。

周鸿逸的左手臂上冒起了翠绿的虹光,细小的淡青色颗粒缓缓浮现:“死吧,魔灵!”

一颗黄铜子弹从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咻!’

青狼沃克咬紧牙齿,两颗最利的狼牙已经刺破嘴唇。它额头流着冷汗,呼吸急促却又并不协调。最后关头,它只能伸手去抓,试图改变子弹的飞行轨迹。

“不可能!”

周鸿逸的变化是它完全没有考虑到的,它不可能想到一个帝国的护卫竟然有如此变态的实力,也不可能想到一个凝纹境后期的修炼者竟然能在自己高强度的攻击下撑过这么久的时间。

青狼沃克忍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感,子弹的冲击力已经贯穿了它的手臂,它能明显感觉到手臂上的骨头已经被击得粉碎。

周鸿逸捂住抽搐的心脏,很快便调整好了状态,吐了口血痰。他静下心来,暗自思考起应对的策略。

“绝对是阳玄级别的法器!”青狼沃克不忧反喜,怪异的武器造型加上如此恐怖攻击能力,也就只有阳玄级别的法器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青狼沃克的内心一阵狂喜,暗自将周鸿逸手中的阳玄法器与林静琴情报价值进行对比:“这难道是上天送我的大礼吗?要是能将阳玄法器与林静琴一并带回,自己必定会大受提拔!”

青狼沃克咧嘴笑道,丑恶的嘴脸令人发呕:“你不是想要救她的性命!我可以放过她,只要你交出手中的阳玄法器。”

“呵?我会相信吗?”周鸿逸暗道不妙,如果有关枪械的科技落入魔灵之手,那么对于人类的打击将会是难以预估的。

“我以幽狼图腾的图腾柱立下誓言!”青狼沃克的左手被废,因此也不敢和周鸿逸正面硬刚。

周鸿逸毅然决绝,立刻做出决定:“跑!”随即快速躲闪,窜入最近的树林灌木。

呼吸~呼吸~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继续朝着树林的深处狂奔。不是他不想去用手中的法器与林静琴做交换,而是很清楚的知道:哪怕用自己生命交换林静琴的性命,谁又能保证青狼沃克会遵守诺言呢?他可不敢跟一个魔灵赌诚信,更不敢拿自己和林静琴的生命开玩笑。

跟周鸿逸预想的一样,青狼沃克放弃了对林静琴追击,而是调转目标追赶逃亡的自己。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青狼引开,给帝国的支援争取时间。

“贪得无厌,就是你的名门。”周鸿逸很清楚青狼沃克心中打的小算盘,他不仅想要自己手中的猎鹰,当然也不会放过昏迷不醒的林静琴。

正是青狼沃克的极度自信,加上它贪得无厌的行为方式,才给了周鸿逸一线生机。

青狼沃克的脚步声在身后有序地响起,周鸿逸的身体却显得愈来愈虚弱,几次踉跄摔倒在地,又赶忙爬起继续奔逃。

可是好像老天都在和他作对,茂密的树林很快消失,眼前出现的是一个深渊,险峻且陡峭的悬崖。

天有绝人之路,周鸿逸本以为眼前的荆棘森林没有边际,可谁又能想到森林内部竟然有个悬崖!青狼沃克的脚掌踩在周鸿逸背部,将他的身体深深镶嵌入地面的泥土,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自己脚下的人类:“不要再挣扎了,虫子永远还是虫子,一脚便能将你踩得粉碎!”

周鸿逸感觉自己的脊椎骨快要被踩到断裂,肺部的氧气也在强大的压力下开始逐渐变得稀缺,此时他已经无法呼吸了。难以忍受的痛苦蔓延全身,他艰难地呼吸着周围空气,却难以填饱饥渴的肺部。

他的意识渐渐微弱,思维也变得极其混乱。头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嗡嗡作响,又感觉一股电流般的物质在体内快速穿梭。

青狼沃克纹丝不动地屹立着,如一座大山不可撼动。他蔑视地看着身前垂死挣扎着的男子,心中的不屑之意愈发浓烈。在他的眼中,周鸿逸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实力却还要逞能的人类白痴。

周鸿逸试图睁开双眼,可是眼前却是一片漆黑。青狼沃克的丑陋面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熟悉而又亲切的面容。

灵儿……墨白……翠姐……林静雪……王书莹……林静琴……

脑海中的画面一道道闪过,如同一场黑白电影以二倍速的速度快速播放。他不能忘记自己最深爱的女人,不能忘记自己和小嘟的约定。画面中的每一幕场景都是如此的亲切,却又显得如此的模糊……最后定格在林静琴那美丽的容颜上。

是啊,他擅作主张地击晕了林静琴,将她全部的希望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果要是他死了,林静琴也一定无法逃脱吧。

周鸿逸淡然一笑,自己偷偷亲吻了林静琴的额头。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看似冰山实则却活泼可爱的公主。

上辈子是他让自己最深爱的女子陷入危机,如今还是他,再次让拼死保护自己的女子陷入了危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职,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弱小。

强大的信念化作一股清泉涌入大脑,他不能放弃,他不能再次让深爱的女子陷入危险。他要拼!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啊!”周鸿逸的声音从挤压着咽喉吼出,响亮的咆哮此时却也变了一个音调。

周鸿逸痛苦地扭动着身体,用食指将地上的猎鹰一点一点钩了回来,瞳孔正逐渐被希望的光芒填充。

“没用的!放弃抵抗吧!”青狼沃克嘲讽地扭动脚面,迅速抬起并加速下落。此时的周鸿逸在它的眼中不过是一个濒死的野兔,在拼命蹬踏着双腿。

‘塌!’

说时迟那时快,周鸿逸借此机会迅速抽身,甩动猎鹰将枪口对准了青狼沃克的心脏。

青狼沃克没想到,已经快要昏厥的周鸿逸竟然还能在最后关头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你以为一把吹箭就能把我杀掉吗?你还是太天真了!”

可是话音刚落,青狼沃克却后悔了。瞳孔猛然放大,不安、吃惊、紧张、恐惧的情绪逐渐支配大脑。

周鸿逸的左手臂上冒起了翠绿的虹光,细小的淡青色颗粒缓缓浮现:“死吧,魔灵!”

一颗黄铜子弹从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咻!’

青狼沃克咬紧牙齿,两颗最利的狼牙已经刺破嘴唇。它额头流着冷汗,呼吸急促却又并不协调。最后关头,它只能伸手去抓,试图改变子弹的飞行轨迹。

“不可能!”

周鸿逸的变化是它完全没有考虑到的,它不可能想到一个帝国的护卫竟然有如此变态的实力,也不可能想到一个凝纹境后期的修炼者竟然能在自己高强度的攻击下撑过这么久的时间。

青狼沃克忍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感,子弹的冲击力已经贯穿了它的手臂,它能明显感觉到手臂上的骨头已经被击得粉碎。

周鸿逸捂住抽搐的心脏,很快便调整好了状态,吐了口血痰。他静下心来,暗自思考起应对的策略。

“绝对是阳玄级别的法器!”青狼沃克不忧反喜,怪异的武器造型加上如此恐怖攻击能力,也就只有阳玄级别的法器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青狼沃克的内心一阵狂喜,暗自将周鸿逸手中的阳玄法器与林静琴情报价值进行对比:“这难道是上天送我的大礼吗?要是能将阳玄法器与林静琴一并带回,自己必定会大受提拔!”

青狼沃克咧嘴笑道,丑恶的嘴脸令人发呕:“你不是想要救她的性命!我可以放过她,只要你交出手中的阳玄法器。”

“呵?我会相信吗?”周鸿逸暗道不妙,如果有关枪械的科技落入魔灵之手,那么对于人类的打击将会是难以预估的。

“我以幽狼图腾的图腾柱立下誓言!”青狼沃克的左手被废,因此也不敢和周鸿逸正面硬刚。

周鸿逸毅然决绝,立刻做出决定:“跑!”随即快速躲闪,窜入最近的树林灌木。

呼吸~呼吸~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继续朝着树林的深处狂奔。不是他不想去用手中的法器与林静琴做交换,而是很清楚的知道:哪怕用自己生命交换林静琴的性命,谁又能保证青狼沃克会遵守诺言呢?他可不敢跟一个魔灵赌诚信,更不敢拿自己和林静琴的生命开玩笑。

跟周鸿逸预想的一样,青狼沃克放弃了对林静琴追击,而是调转目标追赶逃亡的自己。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青狼引开,给帝国的支援争取时间。

“贪得无厌,就是你的名门。”周鸿逸很清楚青狼沃克心中打的小算盘,他不仅想要自己手中的猎鹰,当然也不会放过昏迷不醒的林静琴。

正是青狼沃克的极度自信,加上它贪得无厌的行为方式,才给了周鸿逸一线生机。

青狼沃克的脚步声在身后有序地响起,周鸿逸的身体却显得愈来愈虚弱,几次踉跄摔倒在地,又赶忙爬起继续奔逃。

可是好像老天都在和他作对,茂密的树林很快消失,眼前出现的是一个深渊,险峻且陡峭的悬崖。

天有绝人之路,周鸿逸本以为眼前的荆棘森林没有边际,可谁又能想到森林内部竟然有个悬崖!青狼沃克的脚掌踩在周鸿逸背部,将他的身体深深镶嵌入地面的泥土,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自己脚下的人类:“不要再挣扎了,虫子永远还是虫子,一脚便能将你踩得粉碎!”

周鸿逸感觉自己的脊椎骨快要被踩到断裂,肺部的氧气也在强大的压力下开始逐渐变得稀缺,此时他已经无法呼吸了。难以忍受的痛苦蔓延全身,他艰难地呼吸着周围空气,却难以填饱饥渴的肺部。

他的意识渐渐微弱,思维也变得极其混乱。头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嗡嗡作响,又感觉一股电流般的物质在体内快速穿梭。

青狼沃克纹丝不动地屹立着,如一座大山不可撼动。他蔑视地看着身前垂死挣扎着的男子,心中的不屑之意愈发浓烈。在他的眼中,周鸿逸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实力却还要逞能的人类白痴。

周鸿逸试图睁开双眼,可是眼前却是一片漆黑。青狼沃克的丑陋面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熟悉而又亲切的面容。

灵儿……墨白……翠姐……林静雪……王书莹……林静琴……

脑海中的画面一道道闪过,如同一场黑白电影以二倍速的速度快速播放。他不能忘记自己最深爱的女人,不能忘记自己和小嘟的约定。画面中的每一幕场景都是如此的亲切,却又显得如此的模糊……最后定格在林静琴那美丽的容颜上。

是啊,他擅作主张地击晕了林静琴,将她全部的希望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果要是他死了,林静琴也一定无法逃脱吧。

周鸿逸淡然一笑,自己偷偷亲吻了林静琴的额头。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看似冰山实则却活泼可爱的公主。

上辈子是他让自己最深爱的女子陷入危机,如今还是他,再次让拼死保护自己的女子陷入了危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职,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弱小。

强大的信念化作一股清泉涌入大脑,他不能放弃,他不能再次让深爱的女子陷入危险。他要拼!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啊!”周鸿逸的声音从挤压着咽喉吼出,响亮的咆哮此时却也变了一个音调。

周鸿逸痛苦地扭动着身体,用食指将地上的猎鹰一点一点钩了回来,瞳孔正逐渐被希望的光芒填充。

“没用的!放弃抵抗吧!”青狼沃克嘲讽地扭动脚面,迅速抬起并加速下落。此时的周鸿逸在它的眼中不过是一个濒死的野兔,在拼命蹬踏着双腿。

‘塌!’

说时迟那时快,周鸿逸借此机会迅速抽身,甩动猎鹰将枪口对准了青狼沃克的心脏。

青狼沃克没想到,已经快要昏厥的周鸿逸竟然还能在最后关头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你以为一把吹箭就能把我杀掉吗?你还是太天真了!”

可是话音刚落,青狼沃克却后悔了。瞳孔猛然放大,不安、吃惊、紧张、恐惧的情绪逐渐支配大脑。

周鸿逸的左手臂上冒起了翠绿的虹光,细小的淡青色颗粒缓缓浮现:“死吧,魔灵!”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