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美人(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其实此事说来也巧,悦宁是听了裴子期所言,才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在小店的柜台上看到过一册话本。

当时悦宁还觉得十分奇怪。

照她所想,她还未来小店之时,应当就是花蓉一人在这店里忙碌,其中又发生过变故,花蓉日日都在为生计打算,怎么还会有闲情逸致看话本?此时听了裴子期所言,她这才明白过来,那册话本,多半就是素未谋面的这位“花姐夫”所写。

看来,“花姐夫”出走之后,花蓉心中很是惦念。

无人之时,她甚至会将他从前写过的话本拿出来翻看。不是尘封珍藏,而是就随手那么扔在柜台上,看来她是时不时就要翻一翻的。

悦宁看了那个话本,不得不承认,那位“花姐夫”还是很有些才华的。不同于裴子期的那种高居庙堂为官之才,而是另一种,能写出好的话本,讲出好的故事的……“歪才”?至少,在悦宁的记忆之中,她还没看过写得那般有趣的话本。

连带着,悦宁也就对那人多了那么一点点的好感。

“你干吗这样看着我?”悦宁一抬眸,却见裴子期一脸呆滞地看着她,她虽觉得好笑,但面上偏又凶巴巴的,“这主意是你想出来的,那你说说,要怎么办?”

裴子期回过神来,也就不再多想。

“这也没什么难的。”裴子期似乎早有准备,道,“我已找到那位‘花姐夫’,他以‘月公子’为名,正在一家书局专注写话本,这一年来倒也赚了些钱,只是还不肯回来。”

“既然不肯回来,那怎么说不难了?”悦宁不懂。

裴子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若花姐姐消了气,高高兴兴地去找他回来,你说,他回不回来?”

也对,当初那一场大吵,两人都有些赌气的意味,事情过去了这么久,若两人都心平气和……

“可花姐姐真的能高高兴兴地去找他回来?”

“这……就得靠殿下了。”

裴子期最后竟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坐了一个晚上,松鹤楼的花灯会热闹地结束了。

悦宁只顾着和裴子期说话,错过了不少的热闹,直到夜已深了,话说完了,才发现松鹤楼的评选已经结束了。那……裴子期写的那一幅字,到底有没有被选上?悦宁还惦记着最后会有三桌可以免单的活动呢!

“咦?你的字呢?”

台上那些字画诗作都被取下来了,只有几个年轻女子在弹琴唱歌。

“没选上。”

裴子期猜到悦宁想问什么,就回答了她。但对于这样的结果,裴子期一点儿也没有羞愧或者遗憾的神色,还是那副云淡风轻不将一切放在心中的样子。

“为什么?”

这结果确实让悦宁很是感觉意外。

虽说这里是京城,自然是个藏龙卧虎之地,有才学之人比比皆是,尽管也看得出裴子期那一幅字只是随意为之,他并未用全力,但总不至于……京城里那些才子都在这个晚上到松鹤楼来参加这花灯会了吧?

裴子期只道:“方才有一位客人,作了一首桃花诗,画了一幅桃花图,还写了一个‘桃’字。三样俱佳,于是头三名全被他取走了。”

“……”

只怕就连松鹤楼自己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

既然松鹤楼没想到,便也没做什么一桌或是一人只能参选一次的规定。

谁知在这样一个平凡的夜晚,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厉害人物如此“不要脸”地出尽风头!

“不要脸。”

虽说此人诗书画都是绝佳,但悦宁对这种爱出风头之人实在没好感。于是心里想着,她嘴上便也就这么骂了出来。

悦宁才不承认自己是因为裴子期被这么个人风头十足地“打败了”而心怀不忿。

然而裴子期不由得沉吟了片刻,道:“真是巧,此人挑的也是桃花灯。”

夜已深,大家玩闹了一个晚上,渐渐都散了。这一次松鹤楼的花灯会可算得上是圆满成功。过程顺利,结果出人意料又留有话题,甚至还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在下楼时小声议论,猜测那一位出尽风头的客人本就是松鹤楼安排好的。

悦宁所坐的位置正靠近楼梯口,她坐着一时没动,听了两句,不禁也有些怀疑起来。

“不会,那人我也识得,确实是巧合。”裴子期却突然开口。

“你识得?是什么人?”

“是……”

“咦,怎会这般巧?裴兄也在?”

正说着,却有一人只身朝此处而来,远远地便朝裴子期打起了招呼。还未见得真容,便先听到了此人的声音,就连悦宁都忍不住愣了愣。

这声音实在好听。

甚至可以说,悦宁还从未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仿佛宫中那一把最好的焦尾琴弹出的音调,令人沉迷其中,听完这一句,还想再继续听下一句。

而拥有这样声音的男子,终于也走到了近前。

若说此人声音好听得过分了,那么他的容貌偏还就能配得起那样的一副嗓音。

悦宁从未听过如此好听的声音,也从未见过生得如此好的男子。

原本悦宁觉得裴子期已算得上是世上少有的俊逸,尤其有十分的气度,更显得出众。可与此时走来的男子相较,却是要落下风了。那男子身材高大,眉目生得却又十分精致,更难得的是不像一般生得好看的男子那般男生女相,在他身上不见一丝女气,反而有一股勃勃英气含于眉目之中。最妙之处,便是这样一个好看的男子,手中却拎着一盏在世人看来最是艳俗的桃花灯。自然,这桃花灯提在这样一个人手中,也不知是那花灯比人更艳,还是那人比花更美。

悦宁盯着那人看了半天,那人也总算发觉这一桌除了裴子期竟然还坐了个女子。

只见其微微一怔,却又立即低了头,微微躬身行了个礼,这才道:“不知这边有女客,在下实在是冒犯了。”

“无碍。”

悦宁也不是什么老古板,其实根本不在意这些,反倒期待着这人坐下来,让她好知道是什么来头。

裴子期略微让了让位置,请那人坐下来。

“这位便是在此花灯会大展身手,一人夺得三魁的邵公子。”

“……”

悦宁忍不住又多看了这人几眼。

没想到啊……

“裴兄谬赞了,在下不过侥幸。”只听得那人又道,“在下邵翊。”

“这位是……宁姑娘。”

裴子期介绍完了邵翊,又转而向邵翊介绍悦宁。

悦宁不认得这邵翊,邵翊也不认得悦宁,两人不过略客套几句,便也不再多言了。结果,本准备离开松鹤楼的悦宁只得又多嚼了几片小鱼干,顺便再添一次茶水,再偷听几句裴子期与那邵翊的对话。其实那两人说的也不过就是一些场面话,没说到什么让悦宁感兴趣的话题来。她只大概听到这邵翊虽然家在京城,但自小便不在京城,此次是刚刚回京,以后是打算常住不走了。听得了个没头没尾,悦宁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好在此时松鹤楼的小二过来催促了。

那两人又是磨磨蹭蹭一通废话,告别的话说了半日也没说完。

悦宁等得无聊,突然想起他们还未拆开那桃花灯的穗子。

多半就是一盒桃花糕……悦宁如此想着,便立即伸手去将那桃花灯取了,再细细拆开了那穗子。其中果然包了一卷细细的字条,展开一看,却并非写着什么糕点盒子,简简单单只有三个字,却是没头没尾,让人完全搞不清楚的三个字。

“一心人?”

这是什么意思?

“哎哟,这可是巧了!巧了!”

一旁站着的小二听得悦宁念了那么三个字,突然就来了兴致。

而另一边说话的两人也停了下来,裴子期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古怪,而那个一直显得彬彬有礼的邵翊,竟然也朝悦宁看过来,那赤裸裸的眼神倒显得有些“无礼”了。唯一搞不清楚的大概只有莫明其妙的悦宁了。

“到底怎么回事?”

“这可就是咱们花灯会的另一个活动了。”

原来早先领花灯之时,松鹤楼的人还藏了一手,并未对客人直言,直到方才评选诗书画之后,才公布这一隐秘的活动。松鹤楼这一晚上一共送出六十八盏花灯,其中有六对相应的花灯里藏的字条上都写着“一心人”,而拿到这张字条的客人,除了能获得一份松鹤楼最新的一套“一心人”糕点礼盒之外,还能有机会认识与自己择选了同款花灯,并获得同一字条的另一位客人。这样做的用意不言而喻,而最终四位客人恰好是一男一女的配对,自然又引起了一番热议,但在这背后是否有松鹤楼暗地操作的可能性,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那四个,还有两张字条是藏在桃花灯里的。

一个被邵翊所得,而另一张在哪里,却始终没有客人出来认领。

当时的悦宁正激烈地与裴子期讨论“回宫”和“花姐夫”这两个重要话题,哪有工夫注意台上都说了一些什么啊!

而到了此时,谁想得到那“一心人”的字条就偏偏在这样全程走神的客人手中的桃花灯里。

而此时此刻,裴子期、邵翊、店小二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自己身上,悦宁首先想到的却是:不知那所谓的“一心人”糕点礼盒究竟装了些什么?会不会是松鹤楼下一步动作的最新宣传呢?这样想了一想,再抬头看到那三人的目光,悦宁总算有点儿回过味来了。

松鹤楼这个活动简直是太失败了!

莫名其妙搞什么“配对”?尴尬不尴尬啊!

悦宁这么一想,就觉得手中的字条实在是有些烫手,她赶紧往桌上一扔,朝那小二道:“快,都这么晚了,赶紧兑了那个礼盒给我,我得回去了。”

悦宁真是后悔了。

她就不该贪图新鲜,非要怂恿着花蓉带她来这松鹤楼,更不该好死不死地就选那一盏桃花灯……对啊,夜昙花灯多好看?她怎么当时就鬼迷了心窍,没听花蓉的建议呢?当然,最最不该的,就是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在最后,当着裴子期与邵翊的面,拆开那该死的灯穗子!

当夜,悦宁拎着一盒糕点败兴而回。

想到那一盒糕点的名头——“一心人”,悦宁心里就非常不痛快。

于是,那盒子里头装的糕点是什么样子,她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了。

第二日,花蓉却十分认真,不但将自己那盒芙蓉糕拆开细细看了品尝了,还在悦宁表示出对自己的糕点不感兴趣之后,将悦宁那一盒也拆开看了。

这一拆,她先是吓了一跳。

尽管南北各地美食各有不同,但大体上而言,糕饼点心不过就是那么几样,最大的区别也不过在于各地人的口味偏好,有喜欢咸鲜的,也有嗜甜腻的,甚至还有一种胡饼是辛辣的。虽然口味不同,样子却都大同小异。要么是圆的,要么便是方块的。自然,也有用点心模子压制的点心,也有些别的形状,例如寿桃、花朵,或者福寿等字样。

可这一个盒子里的点心……

盒子里摆了两圈花点,明显看得出来那形状绝非用模子压出来的。

淡粉的桃花,嫩黄的迎春,浅蓝的兰花,艳红的芍药,玉白的夜昙……还有一样菊花形的糕点,却是浅绿色,一丝一丝的花瓣惟妙惟肖,几可以假乱真,正如那传说中名贵的绿菊一般。

“这可是……怎么做出来的?”

花蓉看得仔细,各色花样的糕点排了两层,而最中间的那一层只有一格,格子里却是两块莲花形的糕点紧挨在一起,取的应当是并蒂莲开,成双成对的寓意。

“……真是太厉害了。”

“厉害什么?”悦宁没什么好气,在旁边看了一眼,见到那故意要做成并蒂莲的莲花点心,就难免要想“一心人”来,说起话来也带着气,“不就是一堆‘花’吗?不过是在花朵上花时间,编得再好听也没什么意思。”

“这些花可得费一番工夫!”

花蓉以为悦宁只是将松鹤楼当成对手来看,便刻意提了一句。

那糕点做成花朵的形状,必是糕点师傅极其用心,一朵一朵捏出来的,花瓣清晰漂亮,看来栩栩如生。

就算悦宁觉得那松鹤楼的花灯会办得有些无趣,但听得花蓉这么说,又仔细看了看,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这松鹤楼请来的师傅的确厉害,就算是在皇宫里,只怕也找不出更好的御厨来了。悦宁记得李姑姑倒是会用萝卜雕花,但也不会把点心捏出花的样子来。

“来,尝尝。”

花蓉特地选了那朵浅粉色的桃花点心,递到悦宁的面前。

悦宁张口就吃,倒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嗯……味道不错。”

细细品来,竟然还有淡淡的桃花香,入口绵软,甜味倒是很淡,不同于一般那些放了许多油与糖的糕点,这一块小点心似乎是用的别的做法。

此时的悦宁可不是一年前那个傻乎乎,能把厨房烧了的公主了。她在花蓉这里待了几个月,比以前厨艺高明多了,也比以前更会“吃”了。她一边品尝着这桃花点心,一边就忍不住要在心里琢磨如何才能做出这样的味道来。

她正想得出神,却听见有人在外边叫门。

悦宁与花蓉对视一眼,最终是花蓉出去看了,不过半刻,又很快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那男子之后又有三五个下人打扮的年轻小厮,每人手中都拎着几个大礼盒,笑吟吟地走进了小店。

这是……

悦宁几乎就要以为是裴子期找了那位“花姐夫”提前先送礼过来了,谁想那管家朝花蓉道:“这些都是我们家邵公子送来与你们家宁小姐的赔礼。”

“赔……礼?”

花蓉一脑门的疑问,悦宁也觉得莫名其妙。

“这是什么意思?”花蓉问的是那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眼神却瞟向了悦宁。

“在下只不过是个上门送赔礼的下人,哪知道怎么回事呀?”只听得那中年男子道,“我们家公子说昨晚在松鹤楼无意中冒犯了宁小姐,这才备薄礼上门致歉。”

“……”

无意之中冒犯……

对,这话说得倒是不错。那个邵翊无意确实是无意,而冒犯也的确是“冒犯”了。

“就放这儿吧,你们可以走了。”悦宁挥了挥小手,倒是很不客气。

“……”

花蓉可没这么大的架子,虽然不知情由,但看那管家与下人的衣饰装扮,也能猜出那位未露面的“邵公子”只怕不是一般人家的出身。悦宁不讲礼数,她却不能不客套一番。所以,花蓉应酬了好一会儿,送走了那一伙人,才有时间来问悦宁是怎么回事。

然而悦宁却一点儿都不想回答。

说到这个,不免就要扯到什么“一心人”上头。悦宁甚至都能想象得出,花蓉听了之后会露出怎样意味深长的神色来。

巧的是,就在此时,裴子期上门来了。

裴子期一进门,就先看见了门口堆着的礼盒。

“这是……”

“裴大人来得正好。”花蓉看出悦宁不大想说,便问裴子期道,“快来说说,邵公子是何人?无礼冒犯了宁妹妹是怎么回事?”

“……哦。”裴子期坐下来,沉吟片刻,却没急着开口。

“裴子期!”悦宁突然回过味来,“是不是你告诉那个邵翊我住在这儿的?”

这个问题,不用问她也能猜到答案。

裴子期也并未直接回答,只是道:“你可知这邵翊是什么人?”

“是什么人?”

急着问这话的却是花蓉。

“朝内姓邵的只有一家。”裴子期似有所指。

邵……

“护国公家?”悦宁脱口而出。

这实在不怪她没有想到。只因这护国公祖上乃是开国功臣,正因如此,才被太祖封为护国公,并因其功高劳苦,太祖特下旨意,官位虽不可承,但此公位可代代承袭。而在那之后,护国公家便一直十分低调,也没有再出过什么有名之人,也没再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这一家的后代也居然就这样本本分分地靠承袭护国公这一封爵至今。年代一久,大家几乎忘记了这一公位,记得的,也只当作是一户富贵闲人来看,并未放在心上。

原来那邵翊,竟然是护国公的后人。

“这一代护国公邵大人乃是邵翊的祖父。”

“哦……”

但那又如何?

什么护国公,什么开国功臣……都是太久远的事,在悦宁眼里,实在算不得什么。

很显然,花蓉虽出身市井,却很快捕捉到了其中的含意。

“难不成……这护国公家的公子,看上了我们家宁妹妹?”

“……”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悦宁想,反正她此刻不过一个小食店里的丫头,便酸溜溜地回了一句:“可别呀!护国公……那是什么身份啊,我可高攀不起!”

花蓉却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道:“公卿之家的公子与平民富户家的小姐……说不定要成就一段佳话。”

花蓉虽不知悦宁的身份,但多日来看悦宁的谈吐气度,大约也能猜到一些,说是富户家的小姐那还只是她保守揣测了,看悦宁与裴子期相熟,就可知她的家世定然不会简单。但若真说悦宁的家里是为官的,又怎会放任她这样“离家出走”?只怕还有些缘由在里头。

“你这是说的哪一出话本?”

听了花蓉那一句话,悦宁忍不住要笑了。

一提到“话本”,花蓉竟然怔了一下。

“花姐姐……”

“你们先聊着,我去后厨看看。”花蓉走得很急,倒像是身后有什么在追她一般。

看来要将那位“花姐夫”找回来还是有戏的。

悦宁不禁与裴子期交换了一个眼神。

只可惜,悦宁还没来得及开口提那“花姐夫”一事,裴子期却先开口了。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裴子期竟然还刻意压低了声音,如同做贼一般朝悦宁道:“其实微臣今日到此,就是为了说这邵翊之事。”

“邵翊?他能有什么事?”悦宁十分警惕。

“这邵翊若论家世,虽无官职在身,却也是国公士族之后,若论人品才学,殿下在松鹤楼也都见识过的,朝内可再选不出一个比他更好的了。”裴子期口中虽称着“微臣”,但说出来的话不如以往在宫中那般死认着礼数,听那口气,倒像是花蓉那般,以一个知交好友的身份相劝,“其实花姐姐所言不错,殿下此刻不过还只是个‘平民女子’,他都如此倾心,可见他对殿下是真有好感……”

“提起此事我就气愤!还不是那松鹤楼搞的鬼?什么‘一心人’……这玩笑岂可乱开?”

“照微臣浅见,邵翊的确是最适合做殿下驸马的人选。”

裴子期仿佛没听见一般,竟还下了个定论。

最适合的驸马人选?

“那又……”

“如若殿下不信,不妨与微臣打个赌?”裴子期似是有备而来,居然来了个莫名其妙的提议。

“什么赌?”

“殿下只需抽出一点儿空来与那邵翊认识了解,三个月之后,再做定论。”裴子期道,“若殿下三个月之后承认邵翊的确是最适合的驸马人选,就算殿下输了,到时也不必殿下赔什么,只要殿下点个头,愿意在皇上面前应了邵翊为驸马即可。”

“那若是你输了呢?”

“愿凭殿下处置。”

“好!”

悦宁琢磨了一个晚上,最终在临睡之前才回过味来。

她怎么又钻进裴子期设好的圈套里了!

原本那个邵翊如何,根本与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可那个可恶的裴子期,竟然三言两语的,就把她绕进去了。接着,她竟然就那么莫名其妙地答应了要与邵翊“认识”与“了解”……悦宁躺在床上左思右想,只恨不得立即爬起来冲出去找裴子期好好再理论一番。

自然,因为一个晚上都在琢磨这事,所以她并没怎么留神晚饭时裴子期与花蓉的对话。

第二日一早,因为胡思乱想到半夜才睡着的悦宁,被花蓉喊醒的时候,睡眼蒙眬。

“什么?新菜?”

“对啊。”花蓉有些疑惑地看了悦宁一眼,说道,“昨晚你不是一直在附和?”

这……

悦宁可不好意思说自己全程走神,听到他们问她好不好她就下意识地点头说好了。

“那个……我昨晚没睡好,脑子都糊涂了,什么都记不清了……”

“……哦。没事儿,我再跟你说说。”

嗯……这个记不清的理由不知道能不能用来应付裴子期……

不过,悦宁再想想裴子期那张奸诈的脸,还是决定放弃。

裴子期与花蓉所谓商量新菜,其实只是一种想法。也许是受了松鹤楼花灯会的启发,裴子期提议小憩的饭菜不再局限于什么主题了,上门来订宴席的人只要提自己的要求,小憩就可以根据这要求来制定一套菜单,客人满意之后就可约定日子来品尝了。但这次名额更少,每日只接受三桌的预订。

“这么做……会不会太大胆了一点儿?”

悦宁总觉得听起来有一点儿虚。

“裴大人说,自一开始,咱们店走的便是大胆的路线……”花蓉道,“京城里这么多饭馆酒楼,有哪一家是像咱们这样只接预订而且还要限定数量的?”

“这倒也是。”

既然要剑走偏锋,那索性就一走到底。

悦宁不再有疑问,便赶紧收拾一番起身准备干活了。

当然了,这突然改变,也得有专人传出去才行。此事倒是由裴子期去办了,他不擅长这些,却还认识一个最擅长吃喝玩乐交遍酒肉之友的许初言。许初言听得这么新鲜的事儿,自己想来,当然也赶紧到处宣扬了一番。

不过几日工夫,花蓉就接了一大堆的预约。

“这么多?这要忙到什么时候?”

“说好了一日只做三桌……”悦宁粗略算了算,说道,“这些预约恐怕要排半个月才能排完。”

“无论如何,先从这第一张开始。”

花蓉将第一张字条拿出来,放在了两人的面前。

悦宁低头一看,就愣住了。

第一桌的客人竟然是……邵翊?

这肯定是那个裴子期搞的鬼!

而花蓉在看了那一张字条之后,也忍不住看了一眼悦宁。这几日里,花蓉总算在软磨硬求之下,从悦宁的嘴里撬出了当日松鹤楼的“一心人”之事。不得不说,这么一来,有点儿让人忍不住地要相信是不是真有什么“命中注定”一说。

看出了悦宁不愿多提此事,花蓉也就没多说什么。

可是,若说那日邵翊送来赔礼只是因冒犯到悦宁,那么,这么殷勤地要来订小店里的第一桌,又是为了什么?

“说不定……这个邵翊跟那许初言差不多,就喜欢尝个新鲜!”

悦宁如此这般,下了个结论。

“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花蓉又将那沓字条拿起来仔细看了看,上面除了写了客人的名字,当然还写了客人对这饭菜的要求。邵翊的要求却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心意。这又是什么意思?花蓉再翻翻别的字条,大半都还算是较好理解的。有想定个寿宴的,也有想要既美味又适宜幼子孩童吃的,当然也有一些附庸风雅的,来一句诗或者一首词,便似命题一般。最怪的,就当数这个邵翊的“心意”二字了。这根本就不像是什么要求,而像是……某种暗示?

“宁妹妹。”花蓉斟酌了一下用词,才开口道,“你究竟是如何想的?”

“想什么?”悦宁有些不解,但见花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道,“花姐姐有话不妨直说。”

“我从前以为……你与裴大人……”

“我与裴子期?”

花蓉话语中的意思虽没有说明,但看花蓉的神色,就算悦宁再迟钝也有点儿明白她的意思。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