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知天命(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wuxianliuxs.com,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上清殿内,陈丛虎三人看着江河提着一扁担直指自己,又想及他说的那番话。三人都笑了,狂声大笑,那柳即墨甚至捧腹笑弯了腰,直直咳嗽。

陈丛虎一步当先跨了出来,随身站立在那里,示意江河可以开始了。非是他大意,而且他们三人皆是跨入了神通境界,只凭江河观存之境,便是一只手也可收拾了。

但他虽然表面上对江河不屑一顾,其实早就将一身气象凝结,此时深敛于内,看似人畜无害,可一旦江河近身至前,将会瞬间引爆,一拳而绝,这就是境界压人。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这个道理,他很多年前就懂得。

江河看着眼前陈丛虎一人迈步静静站立在前,却并不着急。右手放缓下几分短扁担,一端拖置地上。

似有可惜又有些遗憾地自语道:“易儿,我今日突地又有些诗意,这首诗想必还是不错的,可惜却不能读给你听了。”

江河轻轻向前一步踏出,短扁担拖于地上滑出丝丝声响。江河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念道:“苍有日兮荡四方。”

“人有目兮映离肠。”江河再向前踏了一步,无风无雨,平平无奇。

陈丛虎依旧静静站立,不知在想些什么。而他身后两人,却有些不耐烦,似要准备上场早些结束这场闹剧。

江河笑了,右手提起短扁担弯伸至后背,似那些年江易小时候不听话拿着扁担揍他的姿势,一步两步接连跨出。

一步腾空,两步直至广场玉柱之更上。

江河心中轻念一句“起势,”

手持短扁担似缓缓聚生,轻而化凝,重若千钧,一涨再涨。勾连引动了天地大势,犹如引箭弓弦,悬而未发,气势凝滞,有若藏雷于云。

陈丛虎三人此时被天地大势勾连,似有重物压在胸口,无法喘气。只觉得自己无论逃向何方,都会被瞬间灭杀。

江河并未畜势太久,手中扁担微动,向下缓缓压下。“天有道兮道有痕,天法道兮道法人。”

瞬时间,广场之上雕柱崩飞,黑岩重瓦不堪重负齐齐碎裂,而后陈丛虎三人更似被万钧之力压垮趴伏在地,陈从虎被压在地上不得动弹,却咬紧牙关,急急引动体内气机,想借此博得一丝生机。

只是不等他引动,却见江河随着手中扁担缓缓压下,身形也缓缓下落。直到完全落至地面,手中短扁担也再度落在地面。

扁担刚刚落下,广场之上以陈丛虎三人位置方圆数丈之内地面皆齐齐坠毁。声势滔天,尘土伴随着雾气飞扬。

上清殿内皆被震动,数十青黑道袍弟子再也无法安坐,见到殿外场景皆惊惧不能言。上首白衣男子,脸色微变,眼神闪动,咬牙切齿道:“灵清?”

待尘土雾气消散,一青衣道袍男子缓缓现于众人眼前。而他身后,数丈广场地面皆已经下沉不知深度,呈现出一个偌大的黑洞。

青衣道袍男子缓缓行至殿门,静静看着殿内这群师兄弟。

众青黑道袍弟子见他望来,皆不由自主后退数步,不敢与其对视,脸上惊骇还未消减。

“呵呵呵。哈哈哈。”白衣男子慢慢站起身,走下上首座位。先是低沉轻笑,而后狞声大笑。

“灵清?竟然是灵清!好一个灵清。好一个江河!”白衣男子面目狰狞。

江河终究没踏进殿内,站在殿外向白衣男子行了个礼。淡淡说道:“是啊,灵清。任凭他三人神通术法无匹,也不及我境界压人。师弟不及师兄,也未有什么术法,只好行些笨法子了,否则还真不好对付。”

白衣男子这会倒是慢慢平静了下来,看着江河。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