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凰道

作者:修之名状态: 全本日期: 2021-05-14

我若化龙,百界诸地踏苍茫。我若为凰,九天之上翼翱翔。我若得道,破灭穹宇逆洪荒。我行我狂妄,尽在龙凰道!《龙凰道》官方读者Q群:88418617

《龙凰道》全文阅读

作者的其他小说
  • 作者:修之名
    野外,无尽的血红与荒草之中,罗修负枪而立,看着将自己团团包围的二十七家公会联盟的近千名高手。“罗修,不是我们以多胜少,而是因为你的实力,值得我们精锐全出!”罗修看了一眼周围嚣张无比却又不敢前进的敌人,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下个瞬间,暗黑蛟龙、蛇蝎美人、龙血石魔、影子骑士、八百蛮战士、三千斗灵骑兵全部被罗修召唤而来。“不是不想和你们打,实在是你们太渣,只配让我派出灵宠来碾压。”
  • 作者:修之名
    六合六道,唯我独尊。刀灭众佛,武碎乾坤。穿越武林世界,得大主宰系统。练最强的功法;习最猛的招式;携最美的侍女;饮最烈的美酒;夺最传奇的神兵;主宰最寂寞的武林!书友Q群:132680101
  • 作者:修之名
    我若化龙,百界诸地踏苍茫。我若为凰,九天之上翼翱翔。我若得道,破灭穹宇逆洪荒。我行我狂妄,尽在龙凰道!《龙凰道》官方读者Q群:88418617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浅月
    结婚一个月,每天晚上,老公固定的程序是:断电、上床、玩恩爱。 而她竟然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只是听传言说:他很丑,而且还不温柔。 终于,她忍无可忍每晚的无休止,找了个小鲜肉演戏,绯闻满天飞。 满心以为老公会跟她离婚,却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日子,他没有断电,进了她的房间。 她诧异的瞪大双眼,看着眼前…
  • 作者:烈焰烛光
    一场算计,他们奉子成婚,柳夏一直以为,她跟韩沉会冷战到底,结果事实是这样的:婚前,韩沉是个禁欲系的冰美男,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质,只可远观,招惹不得。可是婚后,韩沉却彻底颠覆了柳夏的人知:“柳柳,天气那么冷,你一个人睡会睡不着,我们一起睡吧!”丫的,之前要分居的是谁?“柳柳,我胃疼,让我抱抱好不好?”胃疼你吃药啊,抱我干嘛,我又不是胃药!“柳柳,孩子动了,他是喜欢我的,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孩子
  • 作者:木暖香
    如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没有爱情的婚姻,只能是自寻死路! 她千方百计的想要离婚,只为守住自己的心,却还是不自觉的沦陷在他的柔情陷阱中。 “陆先生,请签字吧!” 他却一把夺过离婚协议,撕的粉碎,“想要离婚,除非我死!” 但父亲的骤然离世,她才幡然醒悟,原来与她结婚,只不过是一场局,原来枕边细语,不过是穿肠毒药。 原来,他迟迟不肯答应离婚,是因为没有将顾家推上绝路,他的心底只有那一道白月光。 面对她的
  • 作者:纯洁悟
    寒少追女有妙招:鲜花钞票加抱抱、装酷耍帅撬墙角。“虽然你不怎么漂亮,脾气也不怎么好,扔在人群里三秒就淹没,为了造福人类,本少爷积点德勉强收了你。”他男神光辉闪耀。某女勾唇冷笑,“有本事你来追。”围追堵截耍威风,甜言蜜语秀吻技,终于老婆得手。是夜,一番云雨过后,她趁机追问:“老公,你喜欢我哪里?”二少亲了亲老婆的红唇。“全身,这答案赞不赞?”某男得意洋洋反问。“赞!所以奖你睡三天沙发!”“为什么?”
  • 作者:离沫染
    他是权势遮天的商业帝王,惹他的人,非死即残,然而这样可怕的男人,身边却养着一只时刻想要扑倒他的小丫头。 “夜哥哥,求吃掉!”苏绵绵一脸求吃掉的表情。 “乖,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嘟嚷,“借口!你是不是嫌我没胸没屁股,才不肯吃我?” 苏绵绵最大的愿望就是扑倒他,她用尽招数,甚至趁他睡着时爬上他的床,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她心灰意冷,选择放弃。 二十岁成年礼,她醉在他怀,痛苦呢喃,“吃掉我好不?” 某男挑
  • 作者:苏倾
    她一心盼望着嫁给生活了十三年的男人,却不想他一声不响的娶了别的女人,让她成了笑话。 他新婚夜,她喝的大醉酩酊,还去砸开了他洞房的门。 却不想,走对了门却遇错了人,还是一个她招惹不起的人。 这人是她男朋友的大舅子,她情敌的哥哥。 一个只手便能遮天的男人,一个不到三十岁就已经翘着腿,坐拥千亿财富的财阀,一个容貌有多俊美内心就有多腹黑的妖孽! 意外怀孕,事情曝光,她被推上风口浪尖。 “孩子是我的。”当着
  • 作者:小主子
    她是可软萌可彪悍的黑道千金,在他人眼中,却是个温婉淑良的名门千金。只是每次破功,都是因为一个人…… 他是可腹黑可冷厉的特种少将,被誉为独身二十七年,无前任无现任无初恋的三无男人。只是遇到她,什么都想尝试了…… 男友刚劈腿就遇上相亲,面对冰渣男她奉上一块挂牌:黎曜天与狗勿入!惹得某人大怒。 伪淑女PK真腹黑,说好的掩人耳目,怎么还亲上抱上了?伪交往,真婚姻,一纸军婚,她被彻底绑缚。他誓要宠她上天,宠
  • 作者:韩星辰
    【新文《绝宠后宫:女帝,请君入帐》已发】她是楚千绝,她彪悍的让男人为她竖起大拇指。她是神女,她狂傲的不可一世。大婚之日,她被夫君抢回家,入门,她给他致命一脚,从此他总有好理由找上她。“娘子,上次被你踢的部位,又没反应了。”楚千绝心生愧疚,不疑有他,问:“那你说怎么办?”“你摸摸,摸摸它就蠢蠢欲动了。”
>